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老板

宅男李一凡带着神秘的人工智能,重生十年前,有事没事逗逗校花、买买彩票,凭借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95、真是老流氓了
章节列表
95、真是老流氓了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子璇姐,钟楼饭店附近的小吃街你去过没有?”老流氓问道。



“没呢!”美女回答道。



“那你这两天干什么了?”老流氓疑惑道。



“逛街呢!”



“不会就逛商场去了吧?”老流氓笑道。



“是啊!”



老流氓撇了撇嘴,没有想到就在附近的小吃街她竟然没去,看来这妞对美食不是怎么非常感兴趣,对衣物之类可能比较偏爱,记得前世她的饭量就不大,而且不止一次的对自己说过,喜欢买衣服。



人各有爱吧。



西京的小吃以面食著称,王子璇不怎么适应,但好在一些美味是第一次看到,因此在老流氓的威逼下,难得也将肚皮吃胀了起来,老流氓很想将手伸进去摸摸,一定又光又滑又嫩,然后伸出手,放到鼻子前一嗅,有股淡淡的处子幽香。



来到交大,却发现今天刚好是星期六,在教室的科研楼里打听金融系有哪些能力比较强的女教授,最后决定见见一位40多岁的女教授。



见到这位女教授的时候,后者为王子璇的美丽狠狠的折服了下,坐定后;



“尹教授,我们是蓝茵投资公司的,刚刚成立不久,想找个专家给我们的几个操盘手好好的指导一下。”老流氓说道:“我想问一下,你对目前国内股市有什么看法。”



老流氓可不想花冤枉钱,于是想考考她。



尹教授看了看老流氓的嫩脸,心里也笑了笑,但既然是主顾,也开始说起了自己的理解:“当前华夏的股市还是政策市,但政策市并不是说政府想它升就升,想它降就降,一般情况下,想它降下来很容易,升就比较难了。另外一方面,任何股市的大牛都是资金推动的,在华夏,目前普通居民的炒股热情并不高,还没有达到全民炒股的程度。”



老流氓心里笑了笑,等07年你就知道什么是全民炒股了。



于是他笑道:“全民炒股不是什么好事,一般这个时候,就代表着牛市的终结了。”



尹教授点点头:“一般是这样的,但这个时候是牛市最疯狂的时候,但一定是谁跑得更快,谁最安全。华夏的股市的资金从哪里来的呢?主要是银行、保险、大型国企的资金,但保险和大型国企都是政府的孩子,所以每次牛市最疯狂,政府要打压的时候,都会发现这些政府的孩子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提前撤出,那最后赚谁的钱呢?银行的钱!当然不是赚银行自己的钱,银行也是政府的孩子,赚的是那些私营企业、富人以及普通股民的钱。所以很多时候说华夏的股市是不对称,也是很有道理的。”



王子璇这个时候并没有炒股,因此在旁边也轻轻颔首,表示理解了其中的意思。



一点就通,王子璇也是这样的聪明人。



“那牛市快来的时候呢?保险业和大型国企就会提前入驻,这个时候由于市场比较平淡,指数比较低,因此它们的持股成本也比较低,随后,政府可能就会出台抬市措施,如果有成效了,这些保险业和大型国企就会在拉升的过程中退出。所以呢,任何时候的拉升,都是大型资金慢慢退出的过程,也是一些散户被套牢的过程。所以说,人之道损不足以补有余是很有道理的。”尹教授继续讲道。



老流氓倒对此有一定的了解,尹教授考虑到王子璇并没有接触过此类知识,应该也讲得很浅显。



老流氓这时道:“那就这样吧,尹教授,你先给王子璇教几天,过几天我再派两个人过来学习,一天1000块,每天2个小时,持续一个月,如果这次比较有成效的话,以后我们还是合作机会。你看怎么样?”



尹教授是一位学术型专家,这个时候外块并不多,但过几年股市变得活跃之后,就不一样了,到时每个月讲座的计划都排满了日程表。此时1000块一天对她来说还算不错的一笔收入,于是爽快的答应了。



老流氓载着王子璇出来的时候,此妞坐在车后有些沉默。老流氓笑道:“怎么样,大小姐,我给你下血本了吧?你自己带家教价格没有这么高吧?”



“我也不低了,有100块一个小时呢!”王子璇有些不服气道。



“100块?是带一个学生还是一个班啊?”老流氓笑道。



王子璇羞涩的笑了笑,老流氓当然知道2000年时高中老师出来兼职,是没有100块一小时价格的,王子璇所说的应该是给一个补习班授课的价格。但过几年,她的教学经验丰富了,也得了不少全省甚至全国的优秀教师奖,那时她的价格也涨到了200块,但和尹教还是有不少差距。



“这就是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可有的时候也很无奈, 只是我可爱的子璇姐还没有到无奈的时候!等公司正式注册后,给你配辆车吧!太好的不行,暂时就一辆奥迪吧!”老流氓道。



王子璇这时又沉默了,她难道不知道这是老流氓对自己示好吗?过去追她的高干子弟和富二代哪是这样追法的?他们无不是送花啊送首饰啊或者送衣服啊,哪有这样送她去培训充电,给她找保镖和护花使者?



从后视镜中看到了她的表情,老流氓突然觉得她有点孤独,前世她虽然呆在学校里,但父母亲戚朋友都在身边,现在来到这里,虽说是为了一腔梦想,但闭上眼睛想一下,周围却没有一个她值得信赖的人,除了自己。



于是,他笑道:“子璇姐,跟着我干没错,以后吃香的喝辣的,专门弄间房子挂衣服,一年365天,每天不重复。”



王子璇也笑了:“有这么好吗?”



“当然有啊,明天你就先按着尹教授给你安排的时间打的去上课吧,请几个钟点工,把新家好好的洗刷一番,如果到时需要搬什么东西的,我给你找苦力过来,当然,小弟我也是义不容辞的!”



“我知道了!”王子璇回答道。



“嗯,真乖,亲一个!”无耻的老流氓又给了一个飞吻。



虽然,王子璇对此不怎么感冒,但老流氓久而久之,也可能会水滴石穿,说不定哪天,当他再次抛出飞吻的时候,王子璇会猛的浑身一颤,一热,生出触电的感觉。



将王子璇送回饭店后,老流氓开始给姑姑家打电话,告之阿海不在家,在外面玩呢;老流氓问,玩啥呢?姑姑曰,整天游手好闲的,得赶紧给他找个媳妇;老流氓笑道,别,姑姑,让阿海到西京来,我有个同学的父亲开了个网吧,需要网管,他高中毕业刚好能做这事,一个月1000块,让他过来;姑姑有些心动,曰,阿海从来没有出远门,奈何?老流氓答,票买好,让姑父送他上车,他到了,我去火车站接。姑姑曰,那好,晚上回来和他说,你们表兄弟能到一块,互相照顾,我也放心了点。



这时候,夜幕快降临了,老流氓将车子停到了操场旁边,给宿舍打了个电话,让小新出来见。



“怎么样了?决定下来没有?”老流氓看到他上车后,就问道。



小新一脸兴奋的样子,道:“决定了,兄弟以后决定给你混了!”



“那行,过两天等接到一个人后,我安排你去上课!”老流氓点了一口烟,笑道。



“接人,上课?”小新疑惑道:“还上啥课?”



小新带着疑惑离开了,老流氓让他明天上午再在此地相见,于是又开着车子去杨大美女的实验室接人了。



上车后;



“媳妇,今天怎么这个点还在实验室?吃饭了没有?”老流氓问道。



“今天不想吃!”杨大美女道。



“为什么啊?”老流氓疑惑道。



杨大美女顿时脸红了,咬着嘴唇,羞涩的笑了笑:“肚子有点疼!”



老流氓是过来人,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了,一般肚子疼脸红干什么啊,想到此,他嘿嘿笑了起来:“那媳妇,你也不用呆这里啊,回外面休息啊!”



“过一个多星期不是要去美国了,那些论文我不是太懂,想理解一下,不然去了,感觉不怎么好!”杨大美女回答道。



老流氓摇了摇头,心想,你还真是有个原则的人,但随后有想,你要是没有原则,估计早就被甲鱼的花花攻势给掠走了。



一回到了住宿地,老流氓又发开始发神经了,一把将杨大美女抱了起来,往沙发走去:“来来,宝贝,肚子疼我给你揉揉,保证见效,自己揉和别人揉效果绝对不一样。”



杨大美女哪能让他得逞,挣扎着要下来:“一凡,放开我,我还要去洗手间呢!”



老流氓于是尴尬的将她放了下来,看到她进了卧房,然后提出了一个袋子,一闪就跑进了水房;老流氓摸了摸了嘴唇,嘿嘿直笑,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往卧房跑去。



关上门,锁上,然后来到衣柜前,先吐一口气,然后轻轻吸口气,拉开柜门,一眼就看到了在一个格子里,惹眼的各种颜色。



他伸出手,在最上面的一条绿色上轻轻的抚摸着,然后抓了起来,放到了鼻子前,闭上了眼睛,轻轻的嗅着。



然后睁开眼睛,看到一条印有图案的,白色的,又抓了起来,先是观察了下,轻轻喃道:“洗得挺干净的嘛!”



然后又送到鼻子前,轻轻的嗅了起来,一脸的陶醉。



“砰砰!一凡,开门,你在里面干什么啊?”杨大美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老流氓一惊,赶紧将东西放回了原处,然后快速地关上门,在卧房里环视了一下,连忙跑到床上,将叠好的杯子胡乱的拉开,然后故意把衣服拉皱,道:“来了,来了,别急!”



门拉开了,老流氓故意道:“怎么这么快啊,我刚躺一会呢!”



杨大美女带着笑意打量了下他的老脸,有些羞涩的笑道:“那你关门干什么啊?”



老流氓抓了抓头:“没有啊,我只是随手关的!”



然后,他为了掩饰尴尬,将杨大美女搂了起来,将老脸埋在了他的乌发中,陶醉道:“媳妇,以后有机会一定不让你经受刚才那样的痛苦!”



杨大美女一把推开了他,往衣柜闪去,笑道:“那我不是更痛苦了?挺着个大肚子,什么事情都干不了!”



看看,杨大美女是一点就通,而且现在关系也相当的亲密了,一些话也敢说了。



然后,她拉开衣柜,准备将袋子放进去,突然迟疑了,然后转头,用奇怪的眼光看向老流氓,露出别以为我不知道的眼光。



老流氓赶紧抓了抓头:“那个,媳妇,我去书房,看看,上会网!”



说完,赶紧逃离!



杨大美女看着他离去,马上露齿而笑,轻轻道:“你现在真是老流氓了!”



说完,她也伸手摸了摸被老流氓摸过的“衣物”,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小脸蛋也顿时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