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老板

宅男李一凡带着神秘的人工智能,重生十年前,有事没事逗逗校花、买买彩票,凭借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55、玻璃破了
章节列表
55、玻璃破了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ps:内啥,原本咱编辑夏天大大说下周强推的,但是没想到今天就字推了,不管了,先把字推这里弄了再说!!



吃完饭,将彩票店老板送回时,其媳妇明显地松了口气。



饭桌的时候,李一凡有点想将彩票店老板的400万拉进股市,虽然只有30%的利润提成,但总感觉这样直接送钱给别人事情他是做不来的。何况没有多大交情的人?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把心思放在饭桌上的一些打科插诨上了。



“老大,我们可以用银行的钱!”当他在车上的时候,小妞说道。



“银行?”李一凡疑惑道:“贷款去炒股?”



“当然,其实每次大牛市都是银行、保险之类的资金来推动的,股市是这样,房地产也是这样,这样做的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监管部门不敢随便没收你的资金,因为在华夏银行是国有的!”小妞又给他解释道。



“你这样说,是不是以后我账号的钱有可能被没收的危险?”李一凡问道。



“有这个可能,因为华夏现在的各种金融制度,就算到了2010年也不完善,欧美日本就正规多了。”小妞道:“所以你的账户不能积累过多资金,否则交易所绝对会来查我们的!因为在华夏,股市是给国有企业融资用的,你一个人竟然不停地从中抽水,在权力至上的华夏,能没有人眼红吗?你现在什么实业的势力都没有,人家一根小指头都可以戳死你。”



李一凡听到了这话,脸色绿了,有些无奈道:“唉,只有实业才是王道啊,再给我说说怎么去银行贷款吧!”



“哼哼,这你可以去问王经理,他肯定清楚。而且一定会帮忙来还你的人情的!”小妞道。



李一凡看到时间还早,知道张宝秀到点的时候肯定又是每天的短信问候,但他今天想早点去冥想,于是拨通了张宝秀的电话。



“宝秀姐,干什么呢?”



张宝秀很显然对他的来电有些惊喜,在那天用川妹子特有的有些腻腻的声音道:“在想你呢!”



李一凡就是见不得这样,马上口花花道:“想我干什么啊?”他联想到了张宝秀带点肉感的白腻身体了。



“想,想...不告诉你!”经过这阵子的短信来往,有些暧昧话也说了,而每天她想得最多的男人也是李一凡,想着以后如果真成男女朋友了,自己会过得是怎么样个开心法。

虽然才飞了不到一年,在飞机上也见到了各种各样的人,从他们的外表服饰气质来看,当然有不少非富即贵的,也有几次遇到了感觉良好的人的暗示。奈何还保留着几丝对美好爱情的期待,让她拒绝了这些或明或暗的“邀请”。



但生活在那个圈子里,经常都能听到或者看到“这样那样”的事情,某某成了二奶了,某某傍到富二代等等,她能独善其身近一年也算是非常不容易了。



诱惑,什么是诱惑? 你看了一眼,觉得这东西吸引了你,这就是诱惑;但理性的你战胜了这个诱惑。可是当诱惑不停的在你面前,荡来荡去,你的理性也就会慢慢的瓦解了。



在张宝秀快要瓦解的时候,李一凡出现了。会十几门外语、开着60多万的越野车,虽然只有20岁,但老成,也够有情调,于是她就起心思了。



男人看到美女想追,女孩看到优秀的男子也会起追逐的念头,不追,不追就没有,被别人抢走了。虽然她背着吴雨晴和李一凡联系,多少有些内疚,但好在她知道吴雨晴和李一凡没有确定什么关系。



所以,张宝秀就勇敢的追逐着自己的爱情,等待着这份爱情慢慢的靠近。



李一凡听到张宝秀很明显打情骂俏的语气,乐道:“今天向天空放了几个飞吻啊?”



骨子里是老流氓的李一凡这辈子当然不想做什么理论情圣,他要把这些理论实践出来。



前世他也不是什么专情的人,虽然名义上只有林小婧这么一个女朋友,但也喜欢见见什么女网友,几个月半载的去洗个澡什么的。滥情吗?当然也不是,前世的他没有这个资本。有的时候,滥情是需要强大的物质基础和外表形象的。前世的老闷骚在物质上是极度欠缺,在形象上也只能是可圈可点。



既然想做不专情也不滥情的人,那势必在以后平衡各方关系上焦头烂额。



但此时李一凡不想去管这些。



“放了一个,呆会再给你放一个!”张宝秀在电话里腻腻道。



已经被20岁的身体折腾得欲望腾飞的老流氓很想把她喊过来,觉得张宝秀应该是比较容易上手的,说不定今天晚上就可以哼哼哈哈的。但杨大美女芬芳的气质,优雅偶尔带点调皮的情调,美丽绝伦的小脸,差一号就完美的山峦,婀娜摇曳的腰肢,浑圆的挺翘,以及那裹在牛仔裤里笔直修长、圆圆的大腿等等让他有点不心甘这么早就进行自己的仪式。



有的时候,人就是因为不够坚持,所以就会有遗憾,这是老流氓前世所总结的众多理论的一条。



既然不去身体力行,但不代表不占点口花花的便宜。



“宝秀姐,喂奶我吃好不好?”老流氓将漫天的欲望转换成了暧昧之极的话语通过电波传给了张宝秀。



张宝秀一点都不木讷,她觉得这样已经很挑明了。她知道老流氓又会说什么“宝秀姐,你别乱想好不好,我是想喝牛奶!”



这次,张宝秀不想给他机会,于是鼓起勇气,轻声地、柔柔地,道:“一凡,我做你女朋友好不好?”



哐当一声,玻璃碎了,或者说扑哧一声,窗户纸被戳穿了,暧昧没有了!



老流氓将手机拿离耳朵,觉得是幸福的,又是不幸福的。



被美女人主动示爱当然是幸福的;



不幸福呢?对杨菲儿或多或少有愧疚感啊,



但既然打算做雄狮子,于是老流氓笑道:“好啊,宝秀姐,不过我以后要找很多女朋友,你做其中之一好不好?”



张宝秀有些生气地,将手机拿到眼前,鼓了鼓小嘴,嘀咕着:“人家都这么诚心,你还没句正经的。”



张宝秀认为男人婚后可以包二奶,婚前可以和几个女孩同时拍拖,但绝对不能让女孩子们彼此知道,这是她认为的。



可她怎么能理解现在自信心已经极度膨胀的老流氓的想法?



“一凡,有些晚了,你好好休息吧!我,我一会再给你放一个!”张宝秀够聪明,也不和他继续纠缠刚才那个问题,再纠缠,弄得两人尴尬,但她发出了这样一个信号:你虽然不正面回答我,但是我已经当你同意了。



听到张宝秀说完后就挂了电话,老流氓李一凡也对空中说道:“小妞,记得啊,如果哪天你投胎了,我收你做大房哦!”



“呸呸呸,恶心死了!”这是小妞给他的回话。



“小妞做大房,菲儿做二房,子璇做三房,宝秀做四房,嗯,彤彤长大一些就做五房,至于那个林小婧嘛,不准备正式娶她了,做个二奶吧,另外还有三奶四奶五奶等等奶,外加一夜情二夜情三夜情如是等情...”前世喜欢极度意淫的闷骚在客厅里这样滔滔不绝地说着。



小妞已经不理他,当他不存在了。



但老流氓沉默后,来到了阳台上,拉开玻璃窗,掏出一根烟,点着,然后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接着猛地吸了口烟,然后吐出了几个烟圈。



“逝者已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老流氓高声的喊着。



夜是静谧的,老流氓李一凡坐在健身房里。



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放松着自己的身体,平静着自己的内心,然后微垂着眼睛,一动不动。



这贪嗔的欲望啊,与我无关;



这喜怒哀乐啊,与我无关;



一切的一切,尘世一切的一切都离去吧,都与我无关;



无关...



十分钟过去了;



半个小时候过去;



一个小时过去了;



真是很平静,很平静,没有一丝的烦恼欲望再来缠绕了。



轰,前世的十年的记忆一幕幕在现象,是如此的清晰。



一种莫名的感觉;



是感动,



就是感动!



一切烦恼都没有,发现生命是可以这样的美好。



他觉得自己好像飘了起来,虽然没有风,却飘荡了起来;



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那不是自己吗?



此念生,他突然感觉浑身如同被电,酥麻酥麻;



一下子醒了。



“怎么回事?小妞,我的意识离开了身体?”他惊醒后,焦急的问道。



“你觉得哪个才是自己呢?”小妞不回答,却静静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