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老板

宅男李一凡带着神秘的人工智能,重生十年前,有事没事逗逗校花、买买彩票,凭借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54、还中个啥
章节列表
54、还中个啥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都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老流氓重生后第一次,开着车子在学校围墙周围转了一圈,对时间匆匆又有了一个更深的感叹。回忆起前世的种种,确切地说,在网络流行之前,老流氓还不是宅男,真正成为宅男应该是本科毕业以后。



他看金庸古龙黄易的小说,为此曾彻夜地打着台灯;在网上和不知道是猫是狗的女网友T情,挑逗对方或者被对方挑逗;也曾为了睡懒觉不去听上午的第一课,99%的时候占不到大教室里前五排的座位,90%的晚上不会去上自习而以各种手段打发着时间。



这是他性格的悲哀,时代的悲哀。



能改掉那难以回首的一切,对坐在2000年一辆新帕杰罗车内的老流氓来说,当然能,他已经在改变着自己。



“哼哼,老大,何必总缅怀过去呢!而且这个过去隔了那么远的时空?”小妞体会到了他的感受,对他说道。



“小妞!你说得很对,为什么要缅怀呢?”老流氓如今20岁的脸自嘲地笑了笑。



同时,他的电话铃响了,他觉得前世做宅男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这么多电话?



有的时候,被人惦记,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兹特拉斯特维?”老流氓闷骚地用充满颤音的俄语问道,意思就是“你好”。



对方电话里沉默了下,随即又呵呵一笑:“一凡啊,我是你张哥,用你嫂子店里电话给你打呢,明天有空吗?把桃子叔喊过来,我们一起实地考察一下吧。”



“嘿嘿,不好意思,张哥,我还以为是哪个俄罗斯人给我电话呢!”李一凡笑道:“好的,我一会给桃子叔电话,然后再给你回音。”



“好的,没有想到你还会俄语啊,真厉害!”张哥吹捧道。



“呵呵,见笑了,那呆会联系!”



桃子叔的电话很快就通了,这位乡村企业家90年初的时候就有那种几万块的大哥大,在2000年的时候,用的也是达上万块的诺基亚直板推盖手机。



得到了桃子叔确切的答复后,李一凡一沉思又给汪教授的实验室拨去。



果然,在实验室而不是在他的小办公室里。



“我打过招呼了,她挺愿意接这个活的,这样,你记下,我把她办公室和家里的电话找给你。”



听到汪教授的小女儿名叫汪洋洋,李一凡有点乐了, 这不是比后几年的一位明星官员的大名少一个字吗?



汪洋洋接到他的电话显然有些兴奋,答应明天下午过来,在星期六网吧门口见。



完了,给张哥个回音后,他又显得无所事事了。很想去找杨菲儿,但觉得老腻在一起也不是太好,她也有她的生活空间,说不定给她来个一个星期不见,再次见后这妞会马上扑到他身上。



他甩开了这个可能性,对小妞说道:“姑奶奶,你说这块面积超过400亩的地皮前世中本不属于我,但如果我明年把它买下来了,然后盖房子卖,请问这对我时空偏移度影响大不大?”



“不大!”小妞干脆地回答他道。



老流氓乐得嘿嘿直笑,他很难得知道在2003年的时候这块地皮被一开发商给盘走了,一直屯到2008年才施施然地盖起了房子,而且都是高层,直赚得那帮开发商油水直冒。



“不过,在你以后争夺这块地皮的时候,如果发生了不可预料的情况,比如仇杀之类的,从而引起各种势力介入,这就是所谓的小范围内的蝴蝶效应发生了。”小妞又道。



“那对时空偏移度的影响大不大?”老流氓赶紧问道。



“哼哼,瞧你这副德行,比不上你把刘翔的金牌给抢了那么大!”小妞没有好气道。



“那就好,那就好,还不到0.1%。”老流氓拍着老心肝道。



“唉,我真是所托非人啊!”小妞叹了口气,怅然道。



“放心,小妞,哪天你投胎了,我一定会对好,每天搂着你睡觉觉!”老流氓又无耻道。



他知道小妞最怕的就是这句话!



“呸呸呸,你都臭死了!”小妞捂住了耳朵,嚷道。

车子经过后街的那家彩票店时候,老流氓钻了出来,准备走进去看看,他敢断言老板不敢当场把他喊出来。



他拿出玉溪烟,点着,抽了一口,一进门就看到里面有两三个彩民在看着号码表研究着,老板正坐在两台机器前看着报纸,老流氓想,这家伙,不错,中了500万还能安下心来继续卖彩票,不由得对他高看了几眼。



老板抬头一看,一愣,顿时一惊,准备喊话。



老流氓连忙递给他一根玉溪,一脸笑意:“叔叔,今天奖池有多少啊?”



老板马上领悟过来了,呵呵直笑:“今天不多,昨天全国中了几注,今天才1000多万的奖池,要明天才开奖呢。”



“走吧,出去喝点茶吧,好久没有和你聊聊了!”流氓道。



老板惊喜中带着慌忙:“好,好,他妈,你出来一下,帮忙看看机器,我和侄子出去喝点茶。”



里屋的女人出来了,老流氓看她也比10年后年轻了很多,脸丰韵了很多。



她看了看丈夫,又看了看老流氓,道:“那晚饭回来吃吗?我做了好几个菜!”



看来是刚刚中了大奖,不敢声张,但每天都好鱼好肉伺候着。



“今天不了,一会我还要去他家和他爸聊聊,你和孩子先吃,不用等啊!”老板道。



女人将丈夫和老流氓送出门口,看着两人上车,有点担心道:“小心点啊!”看来中奖后,每天都在担心害怕着。



“没事,没事,你进去!”老板在后座,打开窗户,对老婆喊道。



女人仍然目送着车子离去,然后叹了口气,转身进门。



“叔啊,感觉咋样啊?”老流氓头也不转,笑道。



“小兄弟啊,唉!”老板上车后,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这话怎么说啊,人都是命你说是不是?”



“对,就是命!还不知道叔尊姓大名呢?”老流氓问道。



“免贵姓曾,曾志强!”老板回答道,打量打量了车子,又问道:“还不知道小兄弟?”

“呵呵,别人会以为你曾志伟的兄弟。我嘛,李一凡,你是哪天去领的?”老流氓拿瓶水给他喝,但估计他现在有点疑心重重。



“我第三天上午!”老板笑了笑,道。



“哈哈,我比你早一天,叔,当时紧张吗?”老流氓问道。



“当然紧张,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老板又道:“这车新买的?”



“是啊,新买的,有钱不花是王八蛋!”老流氓笑道:“你咋不买一辆?”



“我哪敢啊!”老板苦笑道:“别说坏人瞅着,那帮亲戚也会瞅着,到时不得安宁啊!”



“所以每天和媳妇孩子躲在家里吃点好的喝点好的?”老流氓转头问道。



“嘿嘿,只有这样了!”老板不自然地笑道。



“叔,你以前是干什么的?”老流氓又问。



“我以前当过兵,复原后在派出所当过协警,后来觉得没有编制没有意思,凑点钱开了间彩票店!”老板回答道:“小兄弟啊,你是我的贵人,所以我今天毫不犹豫的上你的车了,说不紧张不可能,但我相信你一定不会有歹意的。”



“叔,咱们是同路人呢!”老流氓转头看了看个头不高,瘦削,两侧腮帮留着青渣胡子,头发比较硬直的老板,笑道:“你说是不是?”



“呵呵,是的!小兄弟,你说那天,如果那天你让我照着打,我要是没有,那肯定后悔死了!”老板又道。



“那我今天肯定不敢来找你了!”老流氓也道。



随后,两人在车内都呵呵笑了起来。



“那你后悔不后悔没有多打几注?”老流氓又问道。



“叔和你说心里话,肯定有那么一点点,但99%我是不后悔的,这种事情,人生碰不到一次的!你说我开了几年的彩票店,每天那么多人买,有的人几十上百,甚至几百注的打,还见两三次次一次买十几万块的,有几个中了,我记得那个买了十几万块的最后就中了好像160块?小兄弟,小奖是不断,但二等奖是连个影都没有。”老板继续说道:“所以,能中一次,人一生也就值了,以前我每天还买几注的,现在不买了。”



“因为自己不可能再中了?”老流氓继续开着车,问道。

“还中个啥啊,我是看得多了,所以不会再买。前两年,岭南那边有个人中了双色球1000万,又接着买,把这些钱差不多快填进去800多万的时候,又给中了一个2000万,后来这人就和疯了一样,以为自己是财神附体,继续买,疯狂到一期上百万的买,都填进去了,借钱买,他也够张扬,别人都知道他中了两次大奖,也肯借钱给他,借了1000多万外债来继续买,最后完蛋了,亏光了,跑路了,后来被抓了,吃牢饭,吃牢饭还好,否则真是死无全尸。”老板一边说,一边唏嘘不已。



老流氓好像记得这么回事,但当这位老板又当面谈起,也不由得和前世那样,觉得此人真是愚蠢不堪。



“唉!”老板说完,重重地叹了口气,看了看窗外。



“叔啊,那你现在有什么想法没有?孩子都多大了?”老流氓问道。



“上初中呢,给他攒点学费,我和媳妇买点保险,趁现在还年轻,等到60岁,就有养老保险拿了。”老板道。



“叔啊,你以前是当什么兵种的?”老流氓问道。



“陆军啊,西南军区的,我还参加过对越反击战呢!79年的时候才21岁,走地雷阵,那叫一个惨啊!一趟过去,死几千人。我现在一直想,为什么当年不用牛,要用人,一头牛比一个人还要值钱?”老板眼睛露了一点光亮。



“叔,咱不谈这些军国大事了,走吧, 咱们去吃点饭,你今天可要请我啊!”老流氓道。



“好,今天我来请你,但我还不起这个恩,只能谢恩了。”老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