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老板

宅男李一凡带着神秘的人工智能,重生十年前,有事没事逗逗校花、买买彩票,凭借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107、15岁的操盘手?(8更求收藏)
章节列表
107、15岁的操盘手?(8更求收藏)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请问一下,你今年多底有多大?”在王子璇的五星级房间的会客室里,老流氓和她并排而作,对一位女孩问道。



“老板,我不是给你提供了资料了吗?我今年21岁,刚从沪海复旦大学金融系毕业。”女孩脆声回答道。



老流氓看了王子璇一眼,只见后者抿嘴而笑,不语,又问道:“你要求月薪200万?股票利润提成5%?”



“嗯,老板,我觉得我值这个价格!”女孩白嫩的小脸满是自信道。



老流氓心想,靠,老子给子璇姐500万年薪,是因为老子想泡她,你个小屁孩,看起来就和彤彤年龄差不多,跑来骗人说是21岁,还是什么复旦大学金融系毕业,我看你就是个离家出走的不良少女。



“我看你也没有什么战绩和特别的经历啊,爱好是喜欢玩电脑游戏,特长是打字速度快?”老流氓瞟了下她的胸前,发现就两块小鸽子肉,一点都不会让人热血澎湃。



女孩好像注意到了他的眼光,又瞅了瞅王子璇,道:“姐姐,我们的老板好像很色的样子哦!”



老流氓啪的拍了下桌子,道:“欧阳若兰,你给老子闭嘴!我什么时候答应录用你了?你21岁?我看也就15岁吧?你的身份证从哪里来的?你的毕业证从哪里来的?200万月薪,股票提成5%,你想得美,老子有这么好的事情,老子也不当老板了,也去当操盘手!”



女孩灵动的大眼睛马上红了,盈满了泪水:“我,我这么远从沪海来,你,你们一点诚意都没有!”说完,撇了撇嘴,差点就哭了起来。



王子璇扑哧一笑,推了推老流氓的胳膊,对欧阳若兰道;“若兰,你也不要这样,我看你就是个未成年,我们录用你,是违法的!”



“姐姐,求你了,我没有地方去了,求求你好不好?”欧阳若兰顿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上前,扯着王子璇的胳膊,哀求道。



“闭嘴!你当我们是孤儿院吗?你赶紧回家,别浪费我们时间,没路费,给你200块,坐火车回去,也别想坐飞机。”老流氓心想,这小妞也太扯了,给自己找来这么一个妞,说是美女吧,的确是,比彤彤还要高3-4分,93-94分的样子,也许长两年,该翘的更翘了,该大的更大了,该圆的更圆了,会成为了王子璇和杨菲儿差不多的大美女。但老子是找操盘手,给小新阿海他们做指导的,弄个毛估计都还稀得很的小女孩来干嘛?



“姐姐,求你了,我爸爸妈妈要离婚了,我没有人要了,求你了,我智商很高的,我还得过奥数一等奖呢,求你了!”小女孩不停哀求道。



“若兰,你赶紧回沪海,你父母虽然离婚,但你还是他们的孩子,改不了,他们估计现在找你找得发疯,要是最后发现你在我们这里,对我们也是个麻烦,老板,给她2000块,让她坐飞机回去吧。”王子璇道。



“姐姐,我不想这么早回去,要不,你们收留我一个星期吧,一个星期后,我一定走!好不好嘛?”说完,盈着满眼的泪水,委屈的看着王子璇。



“我问你,你是怎么看到我们招聘广告,又想着来应聘的,并提供了假信息?你的假证假从哪里来的?”老流氓放低了音调,问道。



“我,我,我看网页的时候,发现了。我,我听说炒股很赚钱,就来了。证件,证件是我让一个叔叔帮我办的。”欧阳若兰忸怩道。



老流氓看了看她一身betty boop的少女装和精致的米黄色皮鞋,心想,估计是沪海哪个富豪的女儿,夫妇俩闹离婚,女儿受不了就直接跑路了。



“你到底多大了,怎么不上学?读几年级了?”王子璇问道。



“我,我15岁,今年高二了,我现在不想上学。”欧阳若兰低着头,用鞋子踢着地毯,道。



靠,15岁,上高二,初二还差不多吧?又骗人!



老流氓想到此,又觉得自己要发怒了,自己为了操盘手的问题,晚去云南一天,却没有想到...不知道在去美国前,能不能招聘到合适的。



老流氓又看了看她的简历,现在才发现她高三以后的全都是假信息,不过高一时获得华夏全国奥数沪海赛区一等奖让他起了点兴趣。



于是问道:“你以为操盘手就是需要打字快吗?”



“哥哥,我爸爸以前做过股票呢,我知道炒股需要数学好,我数学不错哦。我的奥数获奖可是真的,你们可以去查。”小女孩自豪道。



老流氓看到她盈着眼泪却满脸自信自豪的样子,有点好笑:“那你错了,牛顿炒股还亏呢,你凭什么说数学好就能炒股,炒股可是需要系统的知识的,特别是人的情商,不急不躁理性的分析问题的能力,懂得取舍的人生之道,还要有对微观宏观经济系统深刻的理解,以及良好的预见能力。并不是你所说的数学好就行!而你,我刚说几句,就眼泪汪汪,我看你还是回家上学吧,看你样子,也是一身的名牌,我现在事业刚起步,养不起你。”



小女孩微翘起了小嘴,哼了一声,又求王子璇道:“姐姐,你这么漂亮,一定很善良,求你收留我几天吧,就几天好不好?我有钱,可我一个人怕呆在外面,求你了!”



老流氓“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桌子:“你怕什么?你胆子大得很!沪海周边那么多的地方,你不跑,你跑几千里外来干什么?你家里不能呆?同学亲戚该有吧?你这年龄估计爷爷奶奶的年龄也不是太大吧?他们不收留你?这么远跑过来,不怕我们是坏人,把你卖了?现在才说怕呆在外面,我看你满嘴谎话,快走吧,我看你比我小几岁,懒得骂你!”



“姐姐,求你了,我本来是想来凭我的能力应聘的,可是哥哥现在不要我,我,我也只能回去了,可,可是我不想这么快回去,不想见到他们,我,我就算住爷爷奶奶那里,他们也要把我判来判去,分来分去,我不想被人当东西分来分去,姐姐,求你了!”小女孩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王子璇有些不忍心,但理性告诉她,不能留这个女孩子,于是道:“若兰,我们这里真不能留你,要不这样,你今天晚上住一晚,明天就走,呆会给你父母打个电话,免得他们报案。你要是不同意,姐姐也求你了,好不好?”



老流氓心里笑了笑,你个小屁孩,老子的子璇姐可也是个高智商者,也特别喜欢说“求你了,好不好”,我看你们是半斤八两了。



果然,一句“求你了,好不好”,在超级美女的小嘴中说出来,有着极大的魔力。



欧阳若兰道:“那好吧,姐姐,我呆会给爸爸电话,让他们不要担心,可是你得要我住三天,我还是第一次来西京呢,我想玩两天,好不好?姐姐?”



老流氓这时站了起来,道:“子璇姐,赶紧打电话,再晚,学校里看不到她,亲戚那里看不到,估计就报警了,到时会给我们惹麻烦的,电话你来打。”



王子璇点点头,将电话拿了出来,对欧阳若兰道:“你先拨,把情况告诉你父亲,不过我估计如果有航班的话,他们晚上就会赶来的,你在我这里呆不了三天。”



欧阳若兰翘起了小嘴,给父亲拨通了电话;



沪海,一位40多岁,看起来很有成功气质的男人接通了手机,问道:“你好,哪位?”



“爸爸,我。”欧阳若兰道。



“哦,你下午快放学时,就打电话给司机,让他接你去爷爷奶奶那里,在他们那里住几天,好不好?哦,不对,你怎么不用自己的手机给我打呢?”



“爸爸,我,”欧阳若兰看了看老流氓和王子璇,又道:“我不在沪海了,我到西京了!”



老流氓终于吐了口气,轻松了一些,心想,奶奶的,你家估计非富即贵,我要是留你在这里,到时就算你为我说情,老子也脱不开干系了。



“什么?你竟然,竟然去那么远的地方?告诉我,和几个人去的?还是被人骗过去的?”欧阳爸爸猛的站了起来,高声的喊道,一脸的急色。



“爸爸,我一个人来的,我来应聘股票操盘手,但他们不要我了,我,我就和你说一声,我现在这边玩三天,再回沪海。”小女孩道。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你赶紧给我回来!你胆子太大了!才15岁就到处跑!对了,你这是谁的电话?招聘人员的电话?给他,我和他说几句!”欧阳爸爸急匆匆道。



“那好吧!”欧阳若兰道。



王子璇接过了电话,道:“你好,欧阳先生,真对不起,不过你女儿现在是安全的,你可以放心,如果有航班,你下午赶紧过来,将她接回去吧,放在我们这里,不怎么好。”



欧阳爸爸耐心的听完一个女声后,道:“那行,我下午马上就过去,哦,不,我自己可能去不了,我派人去,你告诉地址。”



王子璇告诉他地址后,又将电话给了小女孩,小女孩接过后,翘着小嘴,满脸的不高兴道:“爸爸,谁让你们离婚的,你们不离婚,我也不会跑这么远的,我不管了,就算派人来接我,我也要在这里玩三天,不,玩一个星期,你要不答应,哼,我下次再跑给你看!”



欧阳爸爸听到女儿的语气,知道女儿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心中的石头也安稳的落了下来,连忙笑道:“好,好,只要爸爸派去的人看到你了,然后你就在他们的保护下,玩一个星期吧。”



“哼,那这样说定啦!我挂了!”说完,掐断了电话,然后又满脸乖乖的样子对王子璇道:“姐姐?”说完将手机递给了她。



老流氓想,靠,这孩子长大了,估计会把男人整得团团转啊,说变脸就变脸。



王子璇笑道:“那就这样吧,你要是累,就去里面的床上休息一会,现在也过了午饭时间,晚饭到时姐姐请你吃吧。”然后她看向一脸无奈的老流氓,道:“老板,看来你又要费费心了。”



“算了,算了,她我现在不管了,交给你了。我回去了!明天上午9点还有去云南的航班。操盘手可能要等几天了,等我回来再说。真晦气!”



说完走了出去。



小女孩听到他说那句“真晦气”,就鼓起了小嘴,发出了一声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