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老板

宅男李一凡带着神秘的人工智能,重生十年前,有事没事逗逗校花、买买彩票,凭借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108、 晦气的小女孩(9更求收藏)
章节列表
108、 晦气的小女孩(9更求收藏)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早上被黑白二妞给弄了个不自在,下午给一个15岁的妞弄得扫兴,老流氓出了饭店门口,真想说“天下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不过他转念一想,还好我的菲儿姐,子璇姐,宝秀姐,彤彤比较好养。



在车上的时候,宿舍的猪头来电问后天就是星期六了,班上组织春游,你去不去啊?老流氓说不是早春过了吗?猪头说上次天气不好推迟了,这次看起来天气不错,就改这次了。老流氓道,不去了,最近比较忙,有什么事情再联系吧。



想起阿海已经来了几天了,就第一天见了一面,再不去看看他,有点对不起两人的血缘关系,但打电话过去,小新告之,领着阿海在城里玩呢,晚上又要去武术馆。



挂了电话,老流氓摇了摇头,想,现在这种生活估计挺对小新这货的兴趣的,一般上午陪大美女去上课,下午自由安排,晚上去武术馆练武健身,奶奶的,还有工资拿,安排住宿,这日子过得爽呆了。



想着自己要出去几天,然后往星期六网吧而去,网管告知,张哥去监督装修去了,老流氓于是驱车到学校附近的一家,发现工人们正在贴瓷砖,张哥人却不在,想来是几家店到处跑了。电脑店的装修是汪洋洋和桃子哥的表兄监督,老流氓也想去看看,但又一想,算了,对自己来说,不值几个钱的生意,一年分红估计没有私募一天拿的提成高,算了,不去看了。



人的眼光和境界都是不停的变动的,亿万富翁眼中的毛毛雨是很多工薪阶层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收入,当学校里的穷学生们为了一个月150块钱的生活费苦恼的时候,有些人一口抿下去的红酒就能解决这些穷学生们几个月的温饱。



人都说好女孩只爱才华不爱钱,这话也有些偏颇,当然很多女孩子是不喜欢那种大腹便便秃顶一笑满嘴黑牙或者黄牙的五十多岁的土财主,但不代表她们不喜欢老流氓这样年纪轻轻身材有型老脸小帅能自己创业手握巨资的金龟婿。



杨菲儿是这样,王子璇张宝秀王彤都是这样,就连此刻在王子璇的卧房中,小女孩欧阳若兰也对老流氓起了兴趣。



“璇姐姐,凡哥哥真的是你的老板吗?”她问道。



王子璇正坐在床边看着仰卧在她床上的小女孩,笑道:“当然!”



“哦,那他的钱是他爸爸的,还是他自己挣的?”小女孩又问道。



“这个我倒不是太清楚,不过公司都是他自己操办的吧。”王子璇回答道。



“哦,那他也不上学吗?他真的只有19岁?”小女孩又追问道。



“他自己说不上,应该有20岁了,不过他总喜欢臭美说自己是19周岁。”王子璇轻笑道。



“哦,其实我也不喜欢上课,没有什么意思,那些课都会了,反正爸爸以后说要送去国外上学,不用参加国内这种应试教育的高考。”小女孩继续道。



王子璇刚从高三班主任下来,不喜欢听到这种话,于是道:“兰兰,这话不对了,虽然是应试教育,但分数的高低也能体现一个学生智力、学习能力的高低、甚至心理素质好坏,挺能体现一个人的价值的。再说,国外也非常重视学校的考试成绩的,只是他们考试内容和我们国内现在有些差别。”



“哦,璇姐姐,我数学好,我想以后去国外读金融系,你说好不好?”小女孩又道。



“当然好,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嘛,再说,数学好对学金融也有很大帮助,但一个人的金融能力强,是要很多综合素质的,今天老板说的那些就差不多。兰兰,有的时候不要太自满哦。很多天才少年长大了一无是处,这种例子很多的。”王子璇不由得用老师的口吻来教育她。



“哦,我知道了,璇姐姐,凡哥哥这么年轻,现在就开始开公司了,以后会不会很有钱啊?”小女孩又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但我想应该会吧。”王子璇也仰躺了下来,道。



“那他以后的妻子就要小心点了,他肯定会很风流的,包好几个二奶。最后也要和妻子离婚,把伤害留给孩子!”小女孩道。



王子璇扑哧一笑:“兰兰,别想这些了,那是大人的事情,你现在好好休息会,姐姐要出去看会资料。”



说完,坐了起来,然后下床,走了出去。



“哼,明天9点去云南的航班?”小女孩嘀咕道:“我要是跟着去了,嘿嘿,他一定害怕死了,哼,竟然说我晦气,我就晦气给你看看!嗯,就这样了,给璇姐姐和晚上来的臭叔叔留个字条就行了!”



老流氓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晦气缠上了,他将杨菲儿从实验室里接下来后,对她道:“操盘手今天招聘失败了,你都说是咋回事?15岁的小屁女孩跑过来应聘,给的都是假证件假文凭,这么小就开始出来骗了?”



杨菲儿看到他一脸不忿的样子,轻笑道:“那你赶紧把她爸妈喊过来,好好教育一番。”



“我不管了,让子璇姐去管吧!”老流氓随口道。



“子璇姐?”杨菲儿疑惑道。



老流氓一愣,心想,靠,老子说漏嘴了,但心想,你们总有一天会见面,于是道:“不是和你说了么?现在已经有三个了,小新,阿海,子璇姐。”



“子璇姐是谁啊?”杨菲儿一腔的疑问。



“她也是应聘过来的,嘿嘿。”老流氓心想,我越吞吞吐吐的,你越怀疑, 于是又道:“也能算一个美女吧,但比我的小心肝菲儿还是差了不少。”



杨菲儿本来就有疑惑,听到是美女心里就不舒服,但听到最后一句话,舒服了。



但是又笑道:“让什么时候让我见见你这位口中的子璇姐啊,我看她漂亮到什么程度。”



老流氓赶紧又嘿嘿而笑:“情人眼里出西施嘛,你本来比她漂亮一些,但在我眼里,又可以加几分,就比她漂亮多了。”



杨菲儿抿嘴一笑:“那一凡,晚上我们去哪里吃饭啊?去吃点家常菜吧?”



老流氓听到她不追究,忙道:“领旨!”



翌日,老流氓在开往云南昆光市的飞机上,闭目眼神,好不容易没有去调戏什么空姐。



突然肩膀被狠狠的拍了一下;



他“靠”了一句,高声喊道:“操你妈的!”



随即睁开眼睛,看到了一位小女孩正鼓着小嘴,一双大眼睛露着委屈的眼神看着他。



“你奶奶的,你跟来干什么!?”老流氓站了起来,一脸的怒气,高声喊道。



这时全舱的乘客都往这边看来。几位空乘一脸疑惑地走了过来,看了看小女孩和老流氓,道:“先生,怎么回事?”



小女孩顿时眼睛红了,又盈满泪水,露出委屈之极的表情看着他。



老流氓用手指指了指小女孩,急匆匆的掏出手机,开机,然后准备拨打号码。



“先生,飞机上是不准打手机,请您配合一下好吗?”空乘告诫道。



老流氓不管,拨了王子璇的号码,却听到一阵的忙音,接不通!



他无奈的放下手机,看了看空乘,又看了看身高已经差不多有1米65的小女孩,吼道:“你跟来干什么?阴魂不散啊?”



小女孩顿时哽咽了起来,擦了擦眼睛,往后方自己的座位走去。



顿时,机舱里的乘客很多交头接耳起来,一位空乘跟着小女孩走了过去,一位对老流氓道:“先生,请您息怒好吗?方便告诉我们怎么回事吗?”



“莫名其妙得很,才15岁,从沪海跑到了西京,说要应聘股票操盘手,给的证件证书全都是假的,昨天让她爸爸派人去西京接她回去,谁知道,今天上午,偷偷摸摸的又跟来了!搞不好还给我立个拐卖未成年人的罪名呢!”老流氓一口气说完,重重的吐了口气,坐了下来。



这时,周围的人都议论了起来,旁边一位乘客道:“先生,你能说说她为什么要粘着你吗?”说完,一脸的狐疑,很显然,老流氓可能犯了众怒,人都是可怜弱者的,特别小女孩现在看起来也像个小天使。



“粘我?她这是故意害我!我才昨天认识她,面试了她不到一个小时!”老流氓忿然道。



“面试她?”这时一位身高比较魁梧的年轻人站了起来,几步走了过来:“你怎么面试她的?”



“靠,操你妈的!”老流氓站了起来:“你以为你是谁啊?这样对老子说话?”



魁梧的年轻人马上伸手推他:“我还操你妈呢!你怎么面试的?你哄她上床了?不然人好端端跟着你干什么?看你人模狗样的!”

老流氓一把握住他伸过来的手腕,一扭,然后另一只手将他身体一带,膝盖一顶,魁梧的年轻人就被扭着胳膊 半跪在了地板上。



“妈的,话没有说完,你就动手,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妈个逼!”老流氓扭住了他的双手,膝盖和小腿顶在他的背部,嚷道。



周围的人顿时乱了起来,空姐发出了尖叫声,这时由于911没有发生,很多时候,机上并没有匹配空警。



小女孩这时也走了上来,一脸焦急的嚷道:“别打了,我让你们别打了。凡哥哥,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跟着你!”



地板上的魁梧不停的挣扎着,周围的乘客很显然议论归议论,但涉及到打架都不敢上前了。



“欧阳若兰,你给大家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面试你,有占你便宜,骗你上床吗?昨天不是还有你子璇姐姐在吗?你偷偷跑来,不怕她担心吗?她可是很善良,还请你吃饭,让你睡她的床,你忍心害她,害我吗?”



老流氓知道自己必需让机舱的人说清楚,否则一下飞机,绝对被警察带走。



“凡哥哥!”小女孩又哭了起来:“我错了,你没有对我什么,我对不起你们,我跟着来,是因为你昨天说我晦气,所以,”小女孩已经上气不接下气:“所以,我就想让你今天再晦气一次,呜呜...”



老流氓用力地用膝盖和双手压着半跪着的青年,道:“你现在听清楚了没有,大英雄,以后别不问是非的随便动手,今天我要真是个小胳膊小腿的,估计早就被你打了一顿,最后还没处伸冤,现在,我放开你,你自己回座位上去,不准再动手,否则,我不客气了!同意吗?”



这时小女孩也道:“大哥哥,我求你了,好不好?你不要再想打架了,再打,飞机掉下去了,大家都会死的!”



空姐很显然不喜欢听最后那句话,于是道:“两位先生,既然事情已经明白了,那么请你们都息怒吧,这位先生,您放手吧!”



老流氓“哼”了一声,放手了,但随时防备着魁梧青年的反弹。



魁梧青年一下子蹦了起来,准备再次挥手,老流氓头一偏,躲过了,旁边一位倒霉蛋的头被狠狠的揍了一下。



旁边不少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女孩捂住了小嘴,咯咯一笑,空姐也抿嘴而笑。



人都是这样,喜欢看别人窝囊的样子。



被揍的人不干了,站了起来,准备和魁梧青年“论理”。



老流氓赶紧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往后退去,看到小女儿一脸兴奋的看着他,老流氓于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说你晦气不晦气?你一会,让三个人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