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老板

宅男李一凡带着神秘的人工智能,重生十年前,有事没事逗逗校花、买买彩票,凭借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123、面试操盘手
章节列表
123、面试操盘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王子璇终于走了,但老流氓还是相信她三个月后会回来的,担心的是她在后三个月里,会不会和那位杜思明发生一些什么宿命的事件。



老流氓开着自己的帕杰罗送她去的机场,然后快速的赶回,赶到钟楼饭店的一个套间,面试三位操盘手。



为了给自己壮势,他将小新和阿海也拉了个过来,这两人由于上次被老流氓训了之后,变得刻苦了许多,老流氓喊他们的时候还在看资料。

应聘的三位操盘手都被老流氓三人年轻的脸所震惊了;



第一位进来的是一位26岁左右的年轻人,身高大概有1米8左右,圆润的方脸、身材比较强壮,他一坐下,老流氓就问道:“郭先生是吧?你的资料我们已经看了,证件能否提供一下呢?”老流氓道。



郭将公文包拉开,从里面掏出一个大信封,露着微笑道:“在这里,你们查阅一下。”



老流氓打开信封,浏览了一下,发现和简历上写得都吻合,然后抬起头:“郭先生,你以前并不是学的金融系,但在英国的金融时报当过见习助理编辑?能给我们说说你这次经历最大的收获吗?然后顺便口头表达一下你的经历,另外请容许我随时打断你的话并提出疑惑。”



郭对老流氓身旁旁边的小新和阿海点点头,道:“我是在英国留学的,当时读的是新闻系,见习助理编辑也不是一份正式的工作,持续了三个月多一点,负责的亚洲版块的新闻。但这期间,我了解到了一些亚洲金融业的过去、现状、发展趋势,对金融上的业务,比如股票期货等都有一些理解,这三个月结束后,我又回到了香港理工大学继续攻理工硕士。”



老流氓这时打断了他,笑道:“为什么要读理工的硕士呢?你既然是英国一家还算不错的大学毕业,为什么不去从事新闻工作呢?”



郭笑道:“应该说还是那三个月的生活影响了我,使我萌生了从事金融业的念头,但为了弥补我逻辑思维上的缺陷,我回到了香港理工大学,这次攻读硕士时间并不长,只有一年半,从这里出来后,我加入了国内的几个操盘团队,但都是短期的,几次基本上都是帮大客户出售解禁股,这些大客户主要也是一些国有企业。”



老流氓点点头,又问:“你在帮助他们出售解禁股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帮国有企业太无耻了,真是赤裸裸的圈老百姓的钱的想法?”



郭听到着话,摇了摇头:“说实话,我没有想过,因为股市本来是一个残酷的地方,每天都有不少人亏得倾家荡产,他们的冤何处诉?诉不了!国有企业固然有圈钱的嫌疑,但股市里比它们出售解禁股更卑鄙的事情也每天都在发生。”



老流氓又道:“从你经历来看,你没有参加过庄股的运作,但能否告诉我,如果你哪天加入了庄股的团队,你会不会觉得自己加入了一个邪恶的组织,这个组织是在欺骗散户;还有,当你看到庄股获得了极其丰厚的利润时,你会不会萌生一些别的想法?”



郭笑了,道:“其实这个问题的前面你刚才那个差不多,我想,既然加入了股市,就应该对风险有所了解,人赚人钱,散户们赚钱的时候开心得不得了,他们是否明白自己是在抢别人的劳动成果?亏钱了就怨恨滔天,为什么?至于庄股获得了好的收益,我想那是参与这次运作所有人的集体功劳,我当然会感到兴奋,为自己有幸参与这样的游戏而感到兴奋。”



老流氓想,你回答得真还滴水不漏,不过人都喜欢把好的一面表现出来,坏的都掩饰了。



“另外你能给我讲一下今年股市的趋势吗?”老流氓又问,随后想,嘿嘿,这是最考验你能力的时候了。



郭正了下脸色,道:“我想,如果今年国内房地产市场没有兴起,而且银根比较松的话,股市应该会有比较好的表现。但国外刚刚经历过网络泡沫,绝大部分投资者都亏得一塌糊涂,导致了今年国际股票市场不会太兴旺,这也间接影响到了华夏,但华夏是个比较封闭的市场,受到的影响会相对比较少,可在大环境下,也不可能出现非常大的牛市。所以我觉得今年华夏的股市应该会不温不火的小涨一些,指数大概会涨20个百分点左右。”



老流氓想,你算不错了,还能预测它能够涨,于是道:“嗯,从你经历来看,都是参与股票的操作,那你对股指期货和商品期货怎么看?”



“这两种我虽然没有参与实践的操作,但一些理论我还是涉猎的。另外我们是操盘手,主要是在分析师的指令下工作,所以只要有指令时,我们可以对任何的买卖进行的操作。当然,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也想往分析师方面发展,毕竟那是一个收入更丰厚的岗位。”郭笑道。



随后,老流氓又问了一些他关于美国股市、亚洲几个主要经济体的股市规则,监管规则等等,郭回答得都让他觉得比较满意,他想,这就是专业和非专业的区别,小新和阿海差多了。



最后他问道:“郭,你叫郭玉林?那好,郭玉林先生,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看待团队里业务能力比你强和比你差的那些战友?希望你用简短的话来说一下。”



郭听到是最后一个问题,也好好的整理了下思绪,道:“我觉得都是一个相互学习的过程吧,我向好的学习,呵呵,差的向我学习,一步一个标准。”



老流氓见此,然后转头看了看旁边的两位,见小新和阿海刚才都正襟危坐,于是对小新道:“我们说了,给你们报销来回机票和两个晚上的每晚300块钱标准的住宿费,把钱给郭先生吧。”



小新将膝盖上的大信封拿了起来,从中掏出一叠钱,数了起来,然后递给郭玉林,老流氓这时笑道:“郭先生,你现在可以自由活动了,在西京再呆一个晚上,明天12点钟之前,我们会给按着你提供的手机号码给你消息的。”



郭站了起来,点点头,微笑着离去。



老流氓看了看好像重重呼出一口气的阿海,道:“怎么样,阿海,外面的世界很大吧?表哥让你见识了一下,人都是留过学,拿过洋学历的人了。你在老家,打工一个月800,唉,继续努力吧。”



然后他对小新道:“兄弟也没有让你白离开学校吧?你看看,学校是不是和外面差太远了?整天几点一线的熬上十年,还不如在外面努力折腾一年的成效大啊!”



见两人都停的点头,老流氓道:“好,下一个面试的就轻松了,我们可以跟着套路来,她的时间快到了吧?”



小新看了看简历,道:“一凡,女的,23岁,刚离开学校半年多,还是金融系毕业,但看她好像没有操盘经验,简历最后竟然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希望给一次机会。哈哈,机会这么容易的吗?”



“行了,人一个女孩子真不容易,还是清华大学毕业的呢,如果模样还行,不管有没有操盘经验,我们就收了她吧,这次就收一男一女。这种学校毕业的女孩子估计也清高得很,但能放弃安稳的工作也算不容易。”老流氓道:“阿海,我让她提前十分钟到,估计在大厅的沙发上等了,你去喊她进来。”



一会,进来了。



女孩子一进门,老流氓和小新的眼睛就同时亮了一下,好家伙,竟然还是90分的美女!



只见这位美女留着这年的时尚短发,远看,最吸引人的是那整体流露出的清秀灵动的气质,脸蛋谈不上很美,身材谈不上非常婀娜,但就是全身透着一股聪慧女孩的气息,果然不愧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学出来的。



在清华那种狼多女少的地方,估计也是一校花级别的吧。



“坐吧!”老流氓老练地对她示意道:“钟毓秀,你这是人如其名啊,这样吧,既然叫小姐和同学都不怎么好,我就称呼你为Miss钟吧。”



Miss钟坐了下来,感兴趣的看了看小新和老流氓,只见老流氓道:“我看了你的简历,没有什么操盘的经验,你说兴趣是最好当老师,但我问你,仅仅是兴趣让你来这次面试的吗?”



Miss钟收回了打量三人的眼神,道:“我们金融系毕业的,很多人都想从事这份比较激动人心的工作,人生也如股市的曲线一样,有潮起潮落,我希望能成为一个随着潮起潮落而舞动的弄潮儿。应聘操盘手是我的第一个目标,我想我以后的目标还有分析师,经理人,投资专家等等,一步步来。”



一步步来,呵呵,老流氓心里笑了笑,道:“你的目标很远大,但我们这里目前只能给你提供这个职位,你能说说如果我们能一直提供给你,你会坚持到什么时候,也就是说,坚持到你以为你要去实现下一个目标?”



Miss钟身高1米65,皮肤白皙,是江南省姑苏人士,这时她道:“这就要看你们的团队能给我什么样的发展空间了,快的话我想一年吧,慢的两年,我的理想是在35岁以前赚足够的钱然后退休。”



小新和阿海都笑了起来,老流氓也笑道:“多少钱足够呢?就你以现在境界来说!”



Miss钟脸红了,道:“这个问题我能不回答吗?因为人的境界是变化的,35岁时我想的和现在想的肯定不一样了,那么,现在23岁的我所要求的标准在那个时候也没有多大用了。”



不愧是从清华毕业的,从一进门说话就带着一些清高的成分啊,但要知道这个世界是天外有天啊,妞,特别是在金融市场上,聪明人多着呢,老流氓想到此,就道:“那好吧,你既然刚才学校毕业不久,过去半年主要做了一些兼职的工作,那我问问你,在贵校那么浓厚的出国氛围下,你为什么没有随流?”



Miss钟道:“我觉得学校只是过程,人总要回归社会的,我相信社会能给我更好的锻炼机会,当哪天我觉得自己需要再充充电了,我应该会去国外找家比较合适学校,呆上一到两年。”



老流氓点点头,道:“我看你兼职的几个工作,都在京城,这次你为什么回来西京呢?你对工作地点有偏好吗?”



Miss钟双手手指交叉在一起,有些地方已经白了,老流氓知道她还是有些紧张,只听她道:“地点要看它适合不适合个人的发展,当然还有生活的喜好,我在北方学习了几年,对西北也没有什么偏见。特别是西京,也是一座世界名城,该有的生活设施和京城比,也一个都不少。”



老流氓点点头,又将刚才问郭玉林的几个问题又向她问了一遍,最后发现,这位钟毓秀实践经验差了点,特别是最后老流氓问她对今年的股市行情有什么看法时,这妞却用很空洞的话道:“我想,因为华夏是政策市,就要看政府有意让它涨还是跌,但从目前来看,我还没有看出政府的意向。”



老流氓听到这话后,心想,你没有看到,别人看到了啊,郭先生就看到了,哼哼,看你长得不错,也有一腔热情,就收了你,但以后要好好的打压一下你的傲气。清华算什么?郭也是名校毕业的,我看他就比你谦虚多了。



最后老流氓对小新点点头,小新又掏出一叠钱,数了起来,老流氓对Miss钟道:“路费和住宿给你报销了,我们也不看你的路线具体多少钱,你到底是飞过来的还是坐火车,这4000块收下,今天在西京呆一个晚上,明天中午12点钟之前等消息。”



Miss钟走了出去,小新靠了一句:“奶奶的,和黑白双煞有得一拼了,但比她们要靓一点,这脾气,唉,送给我玩玩还可以,做老婆没门!”



老流氓嘿嘿直笑:“她也不一定能看上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