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老板

宅男李一凡带着神秘的人工智能,重生十年前,有事没事逗逗校花、买买彩票,凭借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125、各有心思
章节列表
125、各有心思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饭毕后,两位新员工自由活动去了,老流氓载着小新阿海,送他们回小区门口,这时老流氓问:“你们不会怪我没有给你们安家费吧?而且他们每个月的薪水比你们高?”



小新连忙道:“不怪不怪,他们是有正规文凭的,我现在是混经验的,每个月有点工资就行了!”



“那你呢?表弟?不会怪我不顾血缘关系?”老流氓笑道。



阿海嘿嘿道:“没什么争不争的,我现在这样也挺好,只要再混两年,比现在强,就满足了。”



“嗯,你们能这样想,就不错了!子璇姐三个月后才能回来,你们护花使者的任务也结束了,呵呵,你们要是愿意保护那朵新花,也随你们!”老流氓道。



“靠,我保护她干嘛!”小新道:“子璇姐人好,我们愿意,但Miss钟脖子仰到天了,我们干嘛用脸去蹭她的鞋子?”



“你们好好干,到时能力上来了,我不会亏待你们的,怎么说一个是我舍友,一个是我表弟!”老流氓笑道。



阿海觉得自己没有办法了,再这样下去,自己真成表弟了。



“前几天说了,给你们搬两台旧电脑放到窝里练打字,我这些天忙给耽搁了,以后有时间再说吧。你们除了上课之外,最近的主要精力就把外面的培训基地搞起来。对了,还得声明一下,不给新电脑你们,是防止你们玩游戏,要知道玩物必能丧志...”



小新道:“好,没问题!”



送回两人后,老流氓想起了王子璇,于是拨通了她电话。



“子璇姐,想我没?嗯啊,先啵一个!”老流氓笑道。



王子璇在办公室里接到了他的电话,连忙一脸笑意的在几位老师的注目下走了出来,道:“一凡,操盘手招聘好了么?”



“好了,给你新增了两个兵!”随后老流氓将这两人的情况简要的说了一下,又问道:“你呢?班上的事情解决了?”



“解决了,班上的学生看我回来都挺高兴的!情绪都稳定下来了。”王子璇道。



老流氓笑道:“你的魅力是无人阻挡啊!对了,那个给你打电话杜思明同学学校没有找他麻烦吧?”



“没有,这学生成绩不错,以后也是清华北大的料,被退学了也实在可惜。”王子璇道。



哼哼,老子当然知道他以后考上了京城大学,不对,前世这家伙好像会在最后几天的全校高三学生高考动员会上,作为学生代表讲话,而且会在讲话结束时,宣布以后要娶你为妻!



奶奶的,这家伙心机太深了,这么早就开始潜伏了!



普通的高三学生哪有这个胆量啊!不愧是23岁的大龄高中生,心智各方面都极其成熟了。



妈的,老子一定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



于是道:“子璇姐,你小心点啊,如果遇到学生对你示爱什么的话,记得在西京也有一位痴情的少年在对你望穿秋水啊!”



王子璇扑哧一笑,道:“好了,你别贫了!哎呀,有个学生来找我了!”



“谁啊?”老流氓道。



“那个杜思明,这学生太会来事了,这两天每天到下课时间,就跑办公楼端茶倒水的!”王子璇道。



奶奶的,奶奶的,宿命的事件啊,正在发生啊,前世这杜思明不就是这样吗?



这家伙心智太成熟了,太成熟了!



想到此,老流氓按捺住自己的激动,嘻嘻哈哈道:“那你小心点,别被他勾引去了,他可是23岁的大龄中学生了,你都大学四年毕业了一年多了。”



王子璇笑道:“我知道了,我有分寸的,不会和学生乱来,好了,挂了,一凡,亲你,只亲脸哦!”



挂了电话后,老流氓沉默了,杜思明啊杜思明,你心智太成熟了,如果你和普通学生同龄,以你的平常智力,估计还考不上京城大学,但23岁的你,已经对事物的理解达到了成年人地步。你班上的同学估计很多还没有开窍吧?



其实王子璇也怕,怕在她离开老流氓的三个月里,老流氓会和杨大美女情根深种,那么,她以后的机会就彻底没有了,想当王后的机会也彻底失去了。



毕竟,如今的老流氓,在很多年轻的女孩的择偶条件中,都是可以直接进入决赛的。



所以在她打电话的时候,也会偶尔的挑逗一下老流氓,只有挑逗一下,才表明本小姐没有忘记你,没有忘记你曾经追我的事情。



王子璇一进办公室,杜思明已经给办公室里的几位老师倒好了水,这时一脸笑意的提着水瓶来到王子璇的桌前,倒了起来,并说道:“老师,现在班上的同学劲头可足了,你别说你回来没有效果,我敢保证因为你这一回来,我们的高考平均分最少加5分。”



旁边一位老师呵呵笑道:“王老师,你这位学生有前途!哈哈,不过啊,你那位老板更厉害啊!会20国外语,你真的试过他吗?”



关于老流氓挑战一中所有英语老师的事情已经流传开了,因为这个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



杜思明听到这话,马上眼睛露出了警惕的表情,仔细听着王子璇下面的话。



“嗯,我没有全试,但长句子嘛,他在我面前使用了六国语言,短句子嘛,倒是说了20国。”王子璇笑道,然后对杜思明道:“你回教室吧,以后不用这样了,倒点水我们还是有力气的。回去好好复习吧!”



杜思明答应了,将水瓶放回原处,几步一回头的离去。



“王老师,这个学生对你可能有意思啊,你要注意点啊!”一个年老的老师道。



王子璇笑道:“别人对我有意思,我有什么办法,我只能保证我自己!”



一位年轻的男老师又感兴趣道:“王老师,你那老板确实厉害,虽然我们那天不服气,觉得他有点狂,但后来想,人家也有狂的本事啊。你说他马上要去美国开投资公司了?嘿嘿,王老师,以后有机会,我也去你们那里上班,如何啊?”



王子璇笑道:“可以啊,到时公司规模大了,不一定仅仅需要金融人才,外语能力强的也行啊!”



这位年轻男老师忙开心道:“好,那就说定了!”



王子璇的归来,也得到了父亲的赞同,但女人总有点不舒服,总担心到手的东西又失去了般。



王经理这两天不忘催宋行长关于外汇的事情,后者总说正在操作正在操作,绝对能够办成,请老弟放心,有钱不赚不是王八蛋吗?随后又说,老王啊老王,你算是生了个好女儿了,我老宋为什么生不了这么漂亮的女儿呢?不然也给我找个好女婿回来。



王经理就笑道,过奖过奖了,彤彤现在才高一,八字没一撇的事情。然后他问道,老宋啊,一凡想要在西京买一套别墅,价格在1200万左右,你身边有什么合适的资源啊?



宋行长连忙道,啊,这个一凡啊,真是大手笔,曲江那些新开的别墅小区,一套150万就可以搞定,还是三层带小花园的。1200万嘛,我想想啊,对了,我们上次打球的附近不是有几套大别墅吗?一套占地5亩呢,各种配套也有。作价800万一套,但就是偏一点,但好在那里环境不错,有山有水的。我要是等这次私募回本了,也去搞一套。



王经理道,那行,先就这样了,有问题或者消息,我再和你联系,先挂了啊。



挂了电话后,王经理用手指敲着桌面,一只手推了推眼镜,然后拉开抽屉,掏出一个盒子,打开,将那只老流氓送给他的翡翠扳指拿了出来,戴在了大拇指上,欣赏了一会,轻轻笑道:“一凡啊,我真想知道你是不是我命中的福星。”然后表情慢慢变得严肃起来,道:“只是希望你不要伤害彤彤,如果你不能最终给她幸福的话。”



说完,将扳指取了下来,重新放回了盒子里。



老流氓此刻正在往学校赶,因为贾不假对他说,让回去拿一下院里给他的出国补贴;老流氓道,我拿什么补贴啊,都是赵教授安排的;贾不假笑道,一凡,我给你争取的,你是我们学院的学生嘛,赵教授和我们不是一个院的;老流氓这才想起,媳妇原来和自己不是一个院的,媳妇是自动化学院的。



老流氓本想说,贾老师啊,那钱我就送给你了,但想想在电话里说这话有些不好。



在辅导员办公室见到贾不假,后者一脸笑意道:“一凡,坐,最近怎么样?运动会后就没什么你的消息了。”



老流氓赶紧给他递烟,道:“贾老师,最近不错,不是马上出国了吗?我决定去华尔街那边注册一家金融投资公司,投资美股和期货。”



贾不假一听这话,这还得了啊,这学生搞不好过几年就成了世界知名人物了,他连忙满脸含笑,兴奋道:“一凡,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又折腾到美国去呢?”



老流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一方面他闷骚的心理使得他非常喜欢享受这种被人惊叹的感觉,另一方面他要贾不假知道,以后在学校有什么小麻烦,你得帮我顶着,还有,一会要和你说说小新的事情,他既然跟我干了, 我也不想他被勒令退学。



“贾老师!”老流氓看到几人桌的辅导员办公室就他一人,道:“我觉得国内目前的金融市场不是很完善,容易遭到权力的制衡,所以去那边,那边让我能够自由发挥一些。”



贾不假连连点头,又道:“你的网吧和电脑店怎么样了?”



“那都是小生意,和人结点缘的小生意。对了,贾老师,我们班的关小新,也就是我一个舍友,已经加入我的公司,但是啊,他没有时间上课啊,你看看...”老流氓眯着眼睛笑道。



“没事没事!” 贾不假忙道:“既然他这么早就能出来和你一起创业,我向学校申请一下, 让他免考,每门给90分,还要将他树立典型,奖学金和三好学生,优秀毕业生的,到时都少不了他的份!”



老流氓心里笑了笑,道:“那真谢谢贾老师了,我还真怕对不起他父母呢,小新这同学业务能力还是比较强,以后估计也是经理级别的人物。”



贾不假也笑道:“学校是很赞成学生像你这样创业的,特别是能创业成功的。”然后贾不假低声道:“一凡,怎么说呢,到时只要你创业成功,给学校捐点钱,建个图书馆什么的,那什么都好办,名誉博士都可以直接给你。”



老流氓连忙笑道:“以后有点成就了,回报学校是应该的,应该的,不光回报学校,连贾老师这样的我们也不能忘记,对了,贾老师,我也不缺那点钱,学校给的补贴算我孝敬您了,买几包好烟抽抽。”



贾不假连忙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道:“一凡,这可不行啊,有来回机票和那边住宿费用呢,一共3万块呢。”



老流氓心里靠了一下,奶奶的,斯坦福那边都说帮我们报销机票和住宿,你还折腾啥呢,肯定是咬定我不要这钱,特意才从院里申请的吧?



老流氓当然不能要,要了估计会遭到贾不假的怨恨,那先前送的礼估计都废了,于是笑道:“哎,贾老师,别这么客气,我不缺这个钱,去那边开公司,整的都是几个亿的资金。这钱你拿着!”



贾不假推辞了一下,连忙呵呵笑道:“这样啊,那也好,一凡啊,你就放心,关小新的事情你让他别操心,我一定帮他操作好。”



聊了一会,老流氓站了起来,告别离去。



贾不假将他送到门口,然后开心的叹了口气,回到桌子前,翻开信封,将里面的钱掏出两叠出来,又装进了另外一个信封,轻轻道:“这个李一凡,真会来事,知道这钱是不能拿的,这两万还得给院长拿去,否则没他签字,我也拿不到这一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