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老板

宅男李一凡带着神秘的人工智能,重生十年前,有事没事逗逗校花、买买彩票,凭借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131、第一校友
章节列表
131、第一校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聪明的张宝秀要的当然不仅仅是一套房子或者一座小别墅,然后一辈子当着地下情人,每个月领着一些赡养费,养着一男半女的慢慢老去。



这时,她开心的“嗯”了一声。



但老流氓知道这对女人来说还是不够的,她们不仅仅需要物质和事业上的帮助,更需要的一种心灵的依靠和安全感,否则,搞不好以后还要给自己戴绿帽,于是又道:“都是暂时的,我的理想就是你们以后能和睦相处,澳门的那位大亨做到了,我相信我也能做到,而且会比他做得更好。宝秀姐,有一天,你会光明正大的挽着我的胳膊,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的。”



果然,张宝秀听到这话,眼睛亮了起来,一脸的幸福和期待,抱着老流氓腰部的手臂紧了又紧,身体也贴的更紧了,道:“一凡,我相信你,我会一辈子只对你一个人好的,你也要相信我!”



“嗯,相信,以后不准再对飞机上的土财主们抛媚眼哦!”老流氓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取笑道。



“不会的!”张宝秀甜笑道。



“嗯,这才乖!走,我去银行给你办张卡,你尽快把你爸妈和自己的房子搞定,如果他们问怎么回事?你就直接告诉给他们找了个金龟婿,而不是什么情人不情人的,知道了?对了,你还要买辆车,当上下班用,30来万的广本就够了,不要太张扬。”老流氓又摸了摸她的耳朵,笑道。



金龟婿当然就不是情人了,张宝秀听到这话,更开心了,重重的发出一句“嗯”声!



领着张宝秀,给她办了一张银行卡,打了120万,他想,两套房子外加一辆车,够了!不能给她太多,否则也惯坏了她。



不过从银行出来,他抬头看天,心里还是怅然一番,美女是稀有的,要想得到她们,付出也不是一般的多,特别是想得到两个以上的。



老流氓实现了前世自己要泡一位空姐的理想,而且这位空姐在同行中也算是十里选一的,他也满足了,他想,如果再在飞机上遇到什么美女空姐,俺估计也不会再起什么邪念了,有宝秀姐一个就够了。



“走吧, 宝秀姐,我给你买几件衣服去?”老流氓看着一脸幸福相挽着他胳膊的张宝秀道。



张宝秀的出身和性格,是让她懂得去惜福的女人,她摇了摇头,道:“不了,一凡,你为我做得够多了,我这样挽着你走走,就很满足了!”



老流氓就喜欢这样!他就再有钱,再愿意给自己的女人花,也不愿意自己的女人是拜金女。



“那好,我看现在还快到了晚饭时间,我们去吃饭,嗯,还是家常菜吧,简单一点就是幸福!”老流氓道。



尽管前世闷骚无比,今生也养成了爱吹牛,口花花,故作洒脱等等不良习惯,老流氓回到小窝的时候,看到杨大美女幸福地抱着软枕,如同小媳妇般等着他回来的样子,也不由得有些为自己下午做的事情有些内疚。



但持续不了一分钟,这种情绪就慢慢远去。



之所以这样,不得不说是老流氓重生后,各种想法,特别是境界变了很多。他有什么境界?自从重生后,他总一种命运我已做主的感觉,总有一种别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总有一种俯视众生的感觉,总有一种笑看红尘多逍遥的感觉。



这些感觉都从何来呢?从他拥有了比别人多了近十年的记忆而来!



老流氓也是个聪明的人,陪了张宝秀一个下午,身上多少带了些她身上的香水味,这种香水味只要靠近杨大美女,一定会被发现,所以一归来,他就直接往水房跑去。



几分钟后,他光着上身走了出来,来到杨大美女的身边坐下,准备搂他。



杨大美女看了看他上身没有擦干的水珠,笑着马上推开了他,道:“一凡,今天老板说他收到《科学》杂志给每个作者发的反馈邮件,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他了,他也没有显得我们没有提前告诉他而不高兴样子。”



“哼,他还敢不高兴?能给他挂第二作者算便宜他了!”老流氓笑道,又看了看前面电视屏幕中的辫子戏,道:“不过媳妇,你想过没有,如果中了,你就成了华夏博士生中的第一人了,到时搞不好还会被领导人接见呢,怎么样,到时把家属也带上?”



杨大美女露齿而笑:“不带!”



“哈哈,媳妇,其实论文都是小事情,大事情还是搞好我们的实业。对了,你在MBA班的同学关系都培养得如何了?”老流氓问道。



杨大美女露出没有办好的事情让你失望了的样子,道:“一凡,我,我,那里上课的很多都是40多岁的男人...”



老流氓一听就明白了,于是道:“嗯,那你就专心学好自己的,平时别理他们,等以后我们的公司强大了起来,有些人也不敢来骚扰你了。”



“嗯!”杨大美女轻声道。



“好了,晚上到点了就去睡觉,我先去书房,明天晚上请汪教授他们吃饭,你跟我一块去!”老流氓说完,亲了一下她的小脸,站了起来,往书房而去。



杨大美女看着他离去,又幸福地看起了那部辫子戏。



翌日,老流氓和杨大美女同时开着车停在学校的附近,然后给汪教授打电话,让他们赶紧出来,然后大家一起去吃饭。



汪教授一行人当然早就准备好了,一接到电话就往学校外赶,一边走,一边对身边的研究生道:“你们再想,我刚评上博导,你们如果想读博,指标很好弄到,再说,昨天李一凡不是说投《科学》了吗?如果真中了,你们不读博,有点浪费这篇文章了,虽然你们在作者排名上比较靠后,但只要名字上去了,一篇都能比得上国外一些核心期刊好几篇第一作者的,更不用说国内的了。你们再想想,以后项目我们肯定还会上的,这个李一凡我很看好他。”



三位研究生都沉默不语,汪教授也不逼他们表态,又对两位年轻的讲师道:“昨晚该说的话都说了,希望我们以后继续保持合作!”



这两位动手能力相当强的讲师都点点头,表示同意。



几人一出门,就远远看到老流氓对他们招手,汪教授连忙也回应一下,然后对自己的三位研究生道:“呆会一辆车坐不下,你们三个就打的过去。”



看到几人走近了,老流氓笑道:“才一天多,汪教授气色好多了!”



汪教授笑道:“是啊,这两天家人也不怎么唠叨了!”



“那走吧!汪教授,你坐我这辆车,其他人随意,跟杨菲儿去那辆宝马!”老流氓道。



众人这才注意到前面的一辆军牌宝马车也是老流氓的,年轻人们都露出了羡慕的表情,汪教授呵呵一笑:“还是那样,你们三个小的去坐宝马,呵呵,你们两人跟我坐这里吧。”



西京一家非常不错的饭店的包间里;



几句客套话讲完,头杯碰杯酒喝下,老流氓道:“今天这顿酒一是祝贺我们合作取得圆满成功,二是感谢各位这些日子没日没夜的辛苦。希望我们日后能继续合作!”



这顿饭菜老流氓虽然没有大放血,但不带酒水,也是以3800块的标准来进行的。



喝着从外买来的五粮液,汪教授道:“这次收获确实大,人都是被逼出来的。一凡,这次机械臂完成后,手上还有什么项目没有?”



老流氓笑道:“有!不过我现在真不想给您,您要是再这样没日没夜的,阿姨和汪姐还不找我拼命?你们先休整一下吧,等我从美国回来,在那边把公司注册好后,我们再以公司的形式和你们合作。先给你们弄些长期的预研项目吧,三年的,两百来万的样子,你们也不要这么拼命。如果汪教授把手下的摊子铺开了,能兵强将多些,合适的时候我们再给你几个像这样的短期突击的小项目,怎么样?”



除了杨菲儿外,众人听完,当然是皆大欢喜,汪教授一脸笑意道:“好,好!”然后他又对自己的三位研究生道:“你们看看,我说看好一凡吧,你们回去赶紧给我办理直博手续去!”



老流氓摇了摇头,笑了笑,他转眼看了一下杨大美女的红嫩小脸,又转头对汪教授道:“来来,先吃菜!”



专业上的问题聊得差不多了,汪教授又道:“一凡啊,你刚说去美国申请公司,怎么回事?”



众人都放下了筷子,注意听了起来;



“是这样的,我打算在美国注册公司,以外资的方式进驻西京,一来可以获得税收的优惠,二来以后在美国融资也比较方便,三来呢,嘿嘿,三来大家都比较仰视外资这个两个字嘛!”老流氓笑道。



汪教授点点头,道:“你这样做,真的不错,看得远!”然后又笑道:“最近除了写些论文,还在炒股啊?”



老流氓看了看杨菲儿,只见她也在浅笑着,于是对汪教授道:“准备去华尔街开一家金融投资公司,呵呵,以后实业公司的资金就来源于美国人的腰包了!”



汪教授是第一次听到老流氓说这事,露出惊叹的表情道:“你啊,再过几年,估计要成为第一校友了!”



老流氓看到汪教授带来的几位年轻人都带着一些崇拜的神色,不由得有些飘飘然,但还是谦虚道:“没有第一,只有第二。”



酒过三巡的时候,老流氓将一个大信封从杨菲儿提的袋子里掏出来了,从中掏出几个小信封依次放在桌子上,然后对几位年轻人道:“这次催你们催得紧,大家都瘦了一圈,估计脑细胞都死了不少,这些钱,是项目外给你们的小意思,你们五人一人三千,拿去吃点好的,呵呵,不要客气,收下吧。”



说完,在杨菲儿的帮助下,将五个信封都分了出去;



这种事情,当然没有人会拒绝。



老流氓然后又故意的看了一下汪教授,将大信封捏了捏,然后又放到一边,笑道:“来,大家再碰一杯!”



一顿饭花去了两个小时,众人站了起来,汪教授道:“你们几个现在也不要麻烦一凡了,都自己回去吧,想去逛街也可以,别太晚回去,路上也都小心点。”



几位年轻人心眼多的当然马上明白了汪教授的意思,于是都嘻嘻哈哈的说着再见,先行离去。



老流氓又重新坐了下来,递给汪教授一支烟,帮他点着,自己也点一根,吸了起来,然后吐了出来,将旁边那个大信封递给了他:“这是您的,本来也说好了,5万块!”



汪教授一愣,之前不是说两万吗?但既然主顾多给了,他也不多说,只是笑笑接了过去,道:“一凡,这次真要谢谢你!”



“不用谢,走科研处的项目款等我从美国回来后,再给你们汇,没问题吧?”老流氓道。



“当然没问题,等你回来验收最后的系统呢!”汪教授道。



“呵呵,那好吧,我现在送你回去!”老流氓道。



又对一旁的杨大美女道:“你自己开车回去!”



杨大美女看他刚才喝了不少酒,老脸通红的样子,有些担心道:“我送吧,你的车子就放在这里的停车处停着吧,等明天再来拿。”



在杨大美女的坚持下,两位男性只得遵从了。



坐在宝马车上,汪教授有些醉晕晕的,道:“这车还真不错!”



老流氓笑道:“你也去考个驾照啊,过两年也弄一辆。”



“不考了不考了,这么大年龄还考啥驾照啊!”说这话的时候,汪教授有些落寞。



的确,55岁才在事业上有所起步,让汪教授有些时不待我的感觉,肉体凡胎怎么也经不住时间的腐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