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老板

宅男李一凡带着神秘的人工智能,重生十年前,有事没事逗逗校花、买买彩票,凭借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42、消失的记忆(又是大章求收藏啊)
章节列表
42、消失的记忆(又是大章求收藏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老汪的办公室本来和学生的实验室是分开的,这两天他也直接搬了进来,里面五位年轻人都在各自忙碌,有两人在巨大的实验桌上,用烙铁在焊电路板。其他三人也在电脑前浏览着资料,编写程序。
“这两位我们系的年轻老师,动手能力相当强。”汪教授指着一位28岁左右的男子,对他介绍道。
杨菲儿一进来,年轻人们都认出了是她是校花,都不停地瞄着她看。
汪教授领着李一凡,指着一些小电路板:“这些都是验证板,有几处调试还没有通。”
李一凡看了看,道:“你们速度挺快的!”
这时,小妞嘿嘿直笑:“哼哼,傻了吧?”
李一凡确实两眼一抹黑,对这些电路板的功能一窍不通。
这种情况下,他当然得让位。
李一凡看着几块焊接得还算好的电路板和几个控制器件,然后拿起一块,对汪教授道:“是不是这个地方调试不过去?”
那位28岁的年轻教师忙将眼光从杨菲儿那里转移过来,道:“对,就是这里。”
“这块芯片,这条线搭错了,要移到这里来。还有,这个电容的容量也不对,太小了,如果最后整合起来的时候,很容易因为功率太大而爆浆。”
这时,电脑前的三位也走了过来,看着他指指点点,汪教授不停点头,神情变得轻松多了。
“这个连接件有点粗糙,如果出成品的时候,一定要精细一些,否则会影响到系统的精度。”李一凡拿起后,摸了摸比较粗糙地方,道。
“这个最后都会注意的!”汪教授连忙道。
然后李一凡走到一台电脑前,看到的是一张电路图。其实李一凡大可将全部电路图和结构图都设计好,请专门的代工公司制作,但那样一来,制作出来的成品很容易引起代工公司的注意。
随后,他又指点了几张电路图上的错误。
站了起来后,他道:“汪教授,这样吧,以后每隔五天,我会来一次,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的,我们一起商量。”
汪教授看到他这么半个小时,就解决了不下十几个问题,心里也放心了很多。
直到这时,本来对他有些轻视的年轻人们才觉得自己鼠目寸光,有些自以为是了,但他们不知道其实李一凡在这些理论上却是草包一个。
“好了,我先走了,汪教授,别太累了,身体重要,就算一个月内干不完,我也不会怪你的,不会和你打官司,注意点身体!”李一凡站在门口,对准备送他和杨菲儿几步的汪教授说道。
“别送了,汪教授,我和学姐一块走就行了!”李一凡又道。
汪教授听到李一凡关心的话,不由得感激之念油然而生。
两人走下实验室楼后,沉默许久的杨菲儿柔声道:“你高中的时候学的是什么?”
李一凡这时已经归位,正在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为自己不能成为全才而感叹着。
“高中,高中就学的数理化,外加两门语言课。”李一凡道。
“骗人,你高中时没有接触过其他语言吗?”杨菲儿侧着脸,看着他,疑惑道。
这时,闷骚加无耻的李一凡马上用法语回答她:“我的语言能力都是遗传!”
杨菲儿法语能力有限,没有听懂这个,不由得轻捶了下他的胳膊:“讨厌得很!”
当然,此刻杨大美女所说的“讨厌得很”和前些日子黑白双煞所说的是不一样,后两者是真的讨厌,而杨菲儿这里却带着一丝丝异样。
李一凡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刚才杨大美女刚才的美态。
后者已经觉察到了,马上低下了头。
两人又是肩碰肩的往前走着,快到车上的时候,杨菲儿自动走到车子的右侧后车门处,李一凡却道:“菲儿姐,坐前面来!”
“小坏蛋,偏不!”杨菲儿满脸笑意,轻轻的甜道。拉开后车门,钻了进去。
成了!
老流氓钻进车子后,呼出了口气。
转过头:“菲儿姐!”却发现对方正在车后,低着头,呼吸有些急促。
“哼哼,老大,伸手摸摸她的头发啊,一定要温柔哦!”小妞在他脑海里道。
老流氓觉得这种气氛被小妞给破坏掉了,不由得有些郁闷,谁知小妞马上知道了他的情绪。
“呜呜,我好心没有好报,呜呜...”一脸泪痕。
老流氓此刻再也没有那个情调伸手去温柔的抚摸一下杨大美女的乌发了,再伸手,就不是柔情蜜意了,就是耍流氓了。
“小妞,姑奶奶,以后这种事情不需要您老人家提醒,我自己会干,好不好?”李一凡转过身,发动着汽车,道。
可这时,小妞却不理他。
“送我回去吧!”
杨菲儿抬起头,呼吸已经平静了下来,对他说道。
“菲儿姐,你买手机了吗?”他问道。
“没有!”杨菲儿轻声道。
“我送你一个吧,算是我的第一份礼物,别拒绝哦!”李一凡头也不回道。
“嗯!”
车子吱的一声停住了!
杨菲儿的额头狠狠地撞在了前方的靠背上。
疼!
她的第一感觉。
于是本来很温馨浪漫的场景又被打断了。
一辆白色的宝马车横在了帕杰罗的前方!
“哼哼,老大,情敌来了!”小妞的话音传来。
李一凡一身冷汗,重重地呼着气,刚才差点出人命了,他随即弓着腰,站了起来,转过身, 看向车后,只见杨菲儿揉着额头。
“你怎么样了?”李一凡赶紧伸出手拨开她的小手,看了看的额头。
有些红,但没有肿。
“没事!”杨菲儿又轻轻的揉着额头:“刚怎么回事?”
李一凡转过头,看向车前不到半米的宝马车,只见宝马车的车窗慢慢地滑了下来,一位侧面看起来十分帅气,穿着白色休闲西服的年轻人手推开了车门,钻了出来。
“同学,出来一下,和你有话说!”他走到李一凡的车窗前,敲了敲仅下滑一半的窗玻璃。
杨菲儿一脸的愤怒!
“别理他,把车子倒开,我们走!”她在后座说道。
“菲儿,该来的总会来,是不是?”他转过头,对杨菲儿笑道。
没有注意到李一凡直接称呼她为“菲儿”,看到他要拉开车门,杨菲儿马上伸手拉住他:“别出去!”
“老大,不要在学校里,我们把他引出去,让我上吧!”小妞说道。
杨菲儿看到李一凡坐了下来,对她道:“你把安全带系上!”
“系好了,我们走了!”他转头看到杨菲儿系好了安全带,说道。
说完,发动油门,转动方向盘,帕杰罗快速倒退,掉头,往前奔去。
“靠,敢这样耍我!”宝马车主吓了个弹跳跳开,看到帕杰罗在夜幕下的校园中“绝尘而去”,直接消失在前方的一个拐弯处。
他快速地跑到宝马车前,拉开车门,钻了进去:“抓到你,弄死你,不出这口恶气,老子不信彭!”
说完,发动汽车,快速的向前追去。
“你小心点,不要开这么快!”杨菲儿感到帕杰罗的速度,看到李一凡驱动着它在夜幕下的二环路上奔驰。
“菲儿姐,看来我以后要好好将这辆车改改了,宝马车离我们不远了!”李一凡道。
“别,别开这么快,危险!”杨菲儿看到好几辆车从旁边擦过,几个司机伸出头来破口大骂。
“哼哼,一个二世祖!”李一凡道。
杨菲儿却没有在意他这句话,正侧着身,将小手放在玻璃上,焦急加紧张地看着快速驶过的车子。
“快停下来吧,我们和他交涉!”杨菲儿又焦急道。
宝马车内;
年轻人看着不断擦过的各类汽车,以及那些车主的叫骂,不由得怒火攻心:“杨菲儿,老子还以为你是个石女!”
“狗日的,李一凡,老子抓到你,整死你!”年轻人不停的辱骂道。
坐稳了,菲儿姐!”李一凡看了看前面的十字路口,还是绿灯,快速地驶了过去,随即绿灯变红,90秒的红灯让双向的汽车都停了下来。
“操你个红灯!”看到十字方向早就等不及的车子快速驶过,年轻人在还是小命重要的念头下,狠狠地踩了下刹车,轮胎在路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黑印。
差点被横撞的一辆只能在晚上入城的长达十米多外地货车车主伸出头,用带着浓烈川音的普通话,骂道:“你个龟儿子,开个破宝马出来弄死啊?”
“操你妈的!”年轻人看到十字方向的几辆车子被放行后,又驱动起宝马车,闯过红灯,往前追去,这时,他发现,前面的帕杰罗已经失去了踪影。
“怎么回事?”他一转头,看到不远处的路旁停着一辆帕杰罗,那位李一凡正站在车边抽着烟,等着他。
他将车驱动过去,停下,推门,跨出,站直,伸出食指,骂道:“你妈的!”
李一凡却呵呵而笑,吐前方吐了一个烟圈,拨开了他的手指:“息怒息怒,你恶念的种子太多!”
“敢耍老子!”年轻人满眼怒火的伸出手推他。
李一凡一侧身,左手扭住他的这只胳膊,将他按在了前车盖上。
“就你这具被酒色掏空的身体,也陪和我玩?”李一凡伸出右手,将他的另一只胳膊也按住了。
“你妈的,放开老子!”年轻人上身挣扎,一只腿往后踢去。
李一凡侧身躲开,骂道:“呸呸呸,你的嘴臭死了!”
“放他走吧!”车内的杨菲儿看着车外的情景,推开了车门,说道。
“杨菲儿,老子以为你是圣姑,原来你也老牛吃嫩草!”年轻人骂道:“你给老子小心点,以后老子不会对你这么客气,抓到你,轮死你!”
杨菲儿马上俏脸通红,咬着嘴唇,眼泪洒了下来。
“你爷爷的,敢骂我菲儿姐!”李一凡松开一只手,在他头顶一拍。
只见这位年轻人挣扎的身体不停抖动,最后安静了下来。
李一凡松开了双手,拍了拍:“你爷爷的!”
杨菲儿红着眼睛,惊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哎,都说红颜祸水,菲儿姐,你真是个祸水啊!”
李一凡抬着年轻人的肩膀,将他拉离车盖,然后往地上一扔。
只见他软软地趴在了地上。
“你杀了他?”杨菲儿看着地上的年轻人,然后抬起头,露出恐惧的表情道。
“杀他干什么啊,菲儿姐,你先进去!”李一凡拉开车门,将仍然惊恐不定的杨菲儿推了进去,然后也钻了进去,啪的关上门。
“干什么,让我出去,你要杀了他,会闯大祸的!”杨菲儿挣扎着要出去。
李一凡伸出一直手,按住了她的肩膀,一只手伸出食指,放到嘴边:“嘘,安静!你等会看看!”
杨菲儿又要挣扎,透过玻璃窗,却见地上的年轻人动了动,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疑惑地看了看周围,又转了几圈,疑惑地看了看旁边的宝马车,抓了抓头,道:“妈的!”说完,走向车子,拉开车门,缓缓开动车子,随即快速离去。
杨菲儿愕然莫名!
李一凡转过头,对一边身体压在自己胳膊上的杨菲儿道:“好了,搞定了,不过好累啊!”
杨菲儿一愣,马上意识到自己竟靠在他身上,忙拉开了距离 ,但好奇心却占了上风道:“怎么回事?”
“菲儿姐,你好香啊!”李一凡却回答道。
杨菲儿刚才一直惊恐惊讶的小脸马上红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彭家玉刚才怎么回事?”
却见李一凡浑身轻微抖动了一下;
又是沉默,又是好一会儿,只见他转身,道:“菲儿姐,看来学校里监视你的耳目众多啊!”

(大量存稿,保证完本,求支持,点击,鲜花,收藏都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