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老板

宅男李一凡带着神秘的人工智能,重生十年前,有事没事逗逗校花、买买彩票,凭借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33、顺着杆子爬的李一凡
章节列表
33、顺着杆子爬的李一凡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杨美女刚好决定直博,心里有些不平静,正坐在15寸屏幕的电脑前静静地看那三篇英文论文,有很多地方,她都不知道怎么翻译才够地道。

真是个好妞,周末也不出去逛街,李一凡心道。
这可就是李一凡想错了,他眼中所谓的“好妞”平时周末可不会这么老实呆着,她可不是什么学术狂人,美女该有的一些“好”缺点,她都有,喜欢睡懒觉,喜欢攒钱买品牌衣服,喜欢和几个女生出去逛街吃点什么,也会抽出时间参加点健身班什么。
而且,李一凡的想法也有问题,周末不逛街的就是好妞,出去疯的就是坏妞?
李一凡对她招了招手,实验室里仅剩的两三个人都抬头看了看他。
看来老赵把人逼得差不多,周末人基本上空了。
在前世,老赵是学校的明星教授,学生那个多啊,会让汪教授此类的老实人羡慕无比。
杨菲儿皱了下眉头,然后站起,亭亭玉立,款款而来。
杨菲儿一走出实验室,里面仅剩的两男就竖起了耳朵听。楼道隔音效果一般,只听见杨菲儿冷冷的:“干什么?”

李一凡一笑 ,平时,这三个字后面还会加一个“呢”字!
“菲儿姐,我们出去走走吧,老赵不是布置了些任务,我们商量下,早点完工!”
听到李一凡这种“公正无私”的话,杨菲儿迟疑了下,却发现自己无法拒绝,于是道:“那你等!”说完又走了进去。
李一凡又抓了抓头,为什么又是三个字,后面不加一个“会”,或者“会吧”?
杨菲儿挂着自己的那个精致的包,李一凡对这种女士用物的价格不是很了解,谁让他是假情圣,真宅男呢?
他很想杨菲儿此刻亲昵地挽着他的胳膊,将半边身体贴在自己的胳膊上,但想,这是不可能的。
于是道:“菲儿姐,你看,现在才四点钟。”
杨菲儿听到他这话,咬了下嘴唇,李一凡认识她后,知道她咬嘴唇就是有点为难的意思。
两人出了实验楼,马上受到了楼外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的目光。
杨菲儿马上低下了头,只得自动跟着李一凡往车子走去。
“老李”对这些目光熟视无睹,但看到目光有班上一位不是很熟的男生,这位男生对他“暧昧”的笑笑。
男生对男生暧昧的笑,大凡都是关于另外一个女人的,而不是两个男人之间的。
虽然前世今生都不怎么熟,李一凡也和他挥了挥手打了个招呼,知道这货肯定会回去广为流传。
车内,两人都静静地不语。
“菲儿姐,你就认命吧!”李一凡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这就是他总结的前世的情圣理论,今生终于实践了下:叫做耍无赖。
杨菲儿抬起头,忍不住笑,却又别过头,不理他。
李一凡没有再说“从了我吧!”这话,他觉得这句不是耍无赖了,而是耍流氓的,耍流氓现在还不是时候。
对老李总结出来的,什么时候耍流氓,他倒真有见解,那就是某美女已经爱上你了,你尽管耍,越耍她的小心肝越跳得厉害。虽然小嘴会里吐出诸如不要脸,讨厌之类的话,但身体却会欲拒还迎。
“菲儿姐,会打保龄球吗?”李一凡转头问她,他觉得男女之间最容易碰出火花的就是玩在一起的时候。
杨菲儿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
李一凡老心肝也怦怦跳了,爷爷的,有希望啊,都用这种眼神了。
他不迟疑,直接道:“先去吃饭,二坏路上有家新开的酱骨头,味道一流。”
李一凡前世当年没有去吃过,因为这家装修得如同夜总会般的,却卖着酱骨头的饭馆,就持续了不到一年时间,显示着业主是那种有钱,但毫无眼光的暴发户。
看着穿着旗袍的,差不多75-85分之间的女服务员,李一凡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家要卖酱骨头,如果卖点海鲜什么的,再配上这些女孩,那就上档次了。
“先生,两位是吗?要来多大份的?”
被这样问之,李一凡当然说:“当然来大分的,另外再来一个汤,一个素菜!”
要是李一凡一个人,他肯定不会来什么汤或者素菜,直接整上一大瓶可乐,一边啃着排骨,一边喝着可乐。
李一凡带杨菲儿吃这种东西,又是耍了心机,排骨,用筷子怎么夹?总得用上手吧?想想,杨菲儿用纤纤玉指捏住一块卤成带点黑色的酱排骨,然后微张小嘴,用晶莹的片片贝齿咬着,然后闭上小嘴,轻轻地嚼着,一手拿着张餐巾纸,随时擦下嘴角。
那该是多好的美态啊!
这不,李一凡心里怎么想 ,果然杨菲儿就这样做着。
“菲儿姐,吃排骨应该这样!”李一凡拿着排骨,吃得满嘴是油,大嚼大咽道:“这才够味,古人说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才快哉,真是诚不欺我!”
也许美食能让人任何人愉快,杨菲儿看到他这样子,听到这话,微笑了下,然后轻轻颔首,继续啃着手中的骨头,李一凡想,如果自己是那根骨头就好了。
每个男人都有可能在某个女人面前是块贱骨头,只是这个男人此生有没有这个福气。君不见纵横沙场的将军,战功赫赫,在人前威仪凛然,可是在自己的小妇人面前,讨好,谦卑的笑着?
这倒不是说这种男人是真的贱骨头,这主要是爱的一种表达方式。
杨菲儿不是肉食者,这种美食,她也仅仅浅尝而已,啃了两块骨头,就仅吃素菜和汤了。
李一凡在孤军作战,一盆大份的排骨真被他消灭了个到底。
杨菲儿显然是第一次这样看到男生在她面前这样吃饭,以前她也不是没有和追她的男生吃过饭,否则怎么得到那么多的评价?可那些男生在她面前哪个不是装得和绅士一般,表里不一?
当然李一凡此刻并不是表里不一,就算他为了泡妞耍尽心机,但他的里面也不是绅士。
“真舒服!”李一凡拍了拍肚皮,他知道美女爱英雄,英雄粗犷一些没有关系,但英雄一定要是真材实料。
李一凡觉得自己尽管现在不是英雄,但最少正往那方面发展。
当然,他所定义的英雄,并不是什么道貌岸然的,比如令狐冲是英雄,肯定能得到很多人的赞同,李一凡的理想就是做比令狐冲还是坏那么一点的英雄。
既然美女愿意跟自己出来吃饭,出来玩,那说明她内心深处慢慢溶解了。
“菲儿姐,你会做饭吗?”在开往保龄球场的路上,李一凡问道。
“会一点点!”杨菲儿道。
“那好吧,下次你去我住的地方,我们一起做饭吃好不好?”李一凡顺着杆子爬。
杨菲儿就不怎么情愿了:“再说吧!”她还在为了昨晚的事情生气着。
这时,带学生证,保龄球可以优惠成半价。
“老大,要不要我上啊?”准备开球的时候,小妞嘿嘿直笑道。
李一凡正嘀咕着要不要小妞上身表演一番,但感觉就过于臭美了,保龄球打得好,可不定能增加杨菲儿这样女孩的多少情愫的。
显得过于臭美,李一凡道:“当然不用!”
果然,李一凡在美女面前出丑了,分数直接被落下了几十分,杨菲儿显然不是第一次打,技术比他好多了。
李一凡觉得,追女孩子,有的时候要讲策略,并不要什么事情都压着她,让她自尊心膨胀一下也是好的。但在关键的大是大非上,美女能爱上你,一定是觉得你比她强,否则怎么去保护她?
保龄球嘛,应该不在择偶的标准之内。
“菲儿姐,你太厉害了!”李一凡确实是发出真心的赞叹。
十球扔出去,五六球是满贯,算不算小高手,非专业的?
杨菲儿露出别小看人的表情,李一凡又见缝插针道:“菲儿姐,我太爱你了!”
当然,此时说出来的“爱”有种追星的色彩,不过李一凡说这话,却带了点两种意思。
杨菲儿脸微红了下。
从保龄球馆出来的时候,已经夜幕降临,李一凡很想对她说,菲儿学姐,去我那里吧,我们再研究一下论文的问题,可想想时间也不早了,说出来也是白说。
将她送到学校门口的时候,约好明天上午来接她,杨菲儿对白天去他的住宿地,也带了点忐忑不安的心思。不过她感觉李一凡不会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但口花花,占点小便宜什么,也许还真做得出来。
李一凡在车上,当然不知道杨菲儿的心思。
他吹着了吹口哨,觉得自己前世算是白活了,事后诸葛亮做得太窝囊。
“哼哼,老大,得意了吧,温柔乡是英雄那个什么来的?”小妞在脑海里笑道。
“冢,坟墓的意思!”李一凡道。
“哼哼,你知道就好,可是你泡妞归泡妞,但你的事业可不是这个哦!”小妞道。
“知道了,小妞,我会抓紧壮大自己的!”李一凡道。
杨菲儿洗漱完毕,躺在了温暖的被窝里,对上铺的圆脸妹道:“你说,李一凡为什么会那么多的语言?”
杨菲儿并不是快嘴的八婆,她没有将那天李一凡叽里呱啦的说外语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只是埋在心里好奇。
“他会几国啊,比得上你吗?你可是四国语言专家哦!”圆脸妹恭维她道。
“我才不是,法语和日语才小学一年的水平!”杨菲儿谦虚道。
“哦,那他懂几国语言?”圆脸妹道。
“十几种吧!”杨菲儿道。
“什么?不会也是小学一年级水平吧?”圆脸妹道:“就算是小学一年级水平,那也够厉害的了!”
“这个倒不知道!”杨菲儿的声音音质连圆脸妹都嫉妒,她觉得上帝太偏心了。
“菲儿,你就接受他吧,不然的话你把他介绍给我!”圆脸妹自我感觉良好道。
“好啊!”杨菲儿笑道,但她内心里认为李一凡是看不上自己的闺中好友的,而且,她也觉得这位女孩有点配不上李一凡。
“嘿嘿,那就说好了,明天你带我去见见他,我要耍起本小姐十八班粘人功夫,女追男,隔层沙!”圆脸妹道。
本来杨菲儿对圆脸妹的话不怎么感冒,但听到“女追男,隔层沙”这话,也不由得突然觉得一阵慌乱。
这怎么回事,难道真的喜欢上他了?可是…
杨菲儿不敢多想了。
上面的圆脸妹以为她生气了,于是道:“哎呀,菲儿,我说着玩的,朋友夫,不可抢!”
“嗯,睡吧,已经有点晚了!”杨菲儿道。
圆脸妹听到她“嗯”了一声,以为她赞同自己的话,可她却不知道杨菲儿的意思是不想再谈李一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