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老板

宅男李一凡带着神秘的人工智能,重生十年前,有事没事逗逗校花、买买彩票,凭借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23、关键时候掉链子
章节列表
23、关键时候掉链子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李一凡跟着王经理将王彤送到了学校,随后又一起驱车去营业部。
这是李一凡第二次进王经理的办公室。
“随便坐!”经过一顿饭,特别是将女儿介绍认识后,王经理仿佛对李一凡亲近了很多。
并亲自给李一凡端茶倒水,坐定后,王经理开门见山道:“你那资金必须分散下去,虽然你不会影响到某些庄家,但交易所那边也许会监控你,我想,他们现在可能已经注意到你了。”
“王叔叔,就按你的说吧,不过这样以后会不会给我安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罪?”

“这倒不会,仔细查,都能查出来,资金分散操作也是业内共识。但有个问题,如果分散开后,你对同一只股票,用几十个账户同时下单的话,那样就会引起庄家的注意。”王经理道。
“那王叔叔,我宁可让交易所监控我,也不愿意庄家注意!”
李一凡想,让庄家注意了,那不是影响到了股票走势了?大势一变,还有先知先明的优势吗?
“呵呵,你真这样想?”王经理笑道。
“嗯!”李一凡毫不犹豫道。
“那这样也好吧!” 王经理不知道为什么李一凡这样做。
“王叔叔,谢谢你今天的提醒!”李一凡道。
“不用谢,你这十几个交易日的成绩,我都看到了。说实在的,不动心是不可能的!”王经理话中带话。
“王叔叔,如果被你遇到庄股要拉升了,收益也会相当不错的。”李一凡笑道。
王经理摆了摆手,呵呵而笑:“有点道理,但不是你那样说的,庄股拉升可是非常隐秘的,并不是券商所能掌握的,虽然有的时候我们也能逮到这样的机会,但机会并不多,除非我们自己坐庄。”
差不多的时候,王经理抛出让他来的目的。
“呵呵,你的收益率连我都羡慕,我给你一个股票账户,你帮我操作,赚的钱你三我七就行了,如何?”
只要他掌握了资金账户,王经理也不担心李一凡会贪污挪用。
“哪能,王叔叔,哪能要你的提成呢!”李一凡顺着杆子爬,忙推辞道。
这话相当于同意了。
“这也是业内的规则,你就不要和叔叔客气了!”王经理满脸含笑道。
对公,王经理虽然没有撮合起营业部和李一凡的合作,对私,他却得到了李一凡的好处,离开之时,李一凡也没有太多的不情愿,知道这也算是和王经理这个“半公门”中人扯上关系。
“老大, 这个王经理下血本了哦!”小妞在他脑海里道。
“他的账户里有300万!”小妞又道。
300万,在2000年确实是一笔巨款,可以在好地段的西京购买十几套住房,如果从房子的购买力来说,相当于10年后的1200多万。
一个“半公门”中人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确实让人惊讶。
“也有可能他把我拿去给别人做人情!”李一凡道。
也许王经理拉拢了其他的资金,汇合在一起,让他帮忙操作。私募,对2000年的业内人士来说,也是一个常见的事情,王经理作为营业部的头,自然有太多的便利吸引别人的资金。
李一凡知道美女都有午睡的习惯,看到时间比较合适,他驱车往学校赶去,想见见杨菲儿。
由于自己的宿舍楼离杨菲儿的比较近,他没有将车开进去,不想现在被同学们发现。
这次,他很幸运,隔着玻璃窗,看到杨菲儿动人的小脸白里透红,在窗帘的一角对他轻笑道:“你等会。”
李一凡等了五分钟,杨菲儿才带着清新的芬芳走了出来。
“学姐,好久不见了,我给你带的东西吃了没有?”李一凡欣赏着她的小脸,鼻子故意嗅了嗅。
杨菲儿肩膀上挎着以往的那个精致的小包,笑道:“我正准备去实验室呢!”
“晕,你答非所问,白费我那么远从家里带过来!”李一凡故意翻着白眼。
杨菲儿又看了看附近一些射来的目光,浅笑道:“好了好了,谢谢你!”
说完,准备往前走,李一凡跟着她走动:“学姐,既然你以后不想做科研,整天去实验室干什么啊!”
李一凡见杨菲儿扭着腰肢的样子很好看,乌发两旁各用红绳子栓了一束,点缀得恰到好处。
没等她回答,李一凡又道:“学姐,你今年是本命年吧?”
“没有啊,我才23岁呢!不过我们那里是虚一岁。”杨菲儿有点受不了附近射来的一些目光,道。
“据说本命年要带红绳,穿红内衣的…”老流氓本来想说穿红内裤的,但看到那样有点太亵渎美女,如是道。
“有这么一说!”杨菲儿浅笑道。
李一凡一听这话,马上意淫起来,这妞圆圆的翘翘的白嫩的小屁屁上是不是穿着红内裤....

“呀呀呀呀,凡哥!”锋哥和几个舍友夹着书本从宿舍楼出来,马上看到了李一凡,几位舍友以及附近的一些同班同学都轰然大笑。
杨菲儿脸薄,低下了头。
李一凡为了掩饰尴尬,从口袋里掏出半盒玉溪,扔给了锋哥:“班上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给我联系,我住宿的固定电话你们都知道!”
锋哥忙乱的接住,道:“不错不错!”
舍友们看到他和美女走一块,也不问他为什么一个多星期不回学校上课,很自觉地挤在一起,快速地往前走去,并不时的传出笑声,往后看着。
“你在外面住吗?”杨菲儿突然道。
“是啊!外面住比较方便一些!”李一凡道。
“为什么呢,不是新生不准这样吗?”杨菲儿奇怪道。
“学姐,学校上网用计算机不怎么方便,我最近在外面做点研究呢!”李一凡扯道。
杨菲儿领略了他学术上的“造诣”,不怀疑他说做研究的事情,但却好奇为什么会出去住。
“你们辅导员不管吗?”杨菲儿如黄鹂般的声音。
“不管,我给他送了礼,塞了红包!”李一凡道。
杨菲儿倒相信这话,那天他不就是公然在老板面前伸手要钱吗?
杨菲儿笑得有点开心,道:“看你样子,也不上课了,点名怎么办?”
“不怎么办,只要考试考满分,我不相信那些老师敢把我扣分扣成不及格!”李一凡无所谓道。
这点,李一凡在前世就知道,如果经常缺课,考试过了,如果比及格线多几分,一些老师会扣得你不及格,但如果你考到八九十分,一般的老师不会扣你的分,能考这么多,不来上课,是你的能力!
“你能考满分?”杨菲儿不信道。
“当然,我连哲学都考了98分,何况全是客观题的理工科考试呢?”李一凡牛气叉叉道。
“不会吧,那你这次期末考了多少名?” 杨菲儿又是不信。
“唉,这次才30名!”李一凡道。
杨菲儿好像不相信这个名次,她认为李一凡的名次应该再高一些,但她不怎么相信哲学能考98分。
看见她露着怀疑的眼神,李一凡道:“学姐,我这个学期要考英语四级,我再考一个98分给你看看,怎么样?”
杨菲儿笑了:“你的英语倒是不错!”
“如果不是要一步步来,我倒想直接考专业8级!”李一凡吹牛道。
“好了,不听你吹了,我要去实验室,你好像不去上课?”杨菲儿道。
在岔路口;
李一凡回答道:“学姐,我今天来找你,是有事情的!”
“什么事情?”杨菲儿道。
李一凡想让杨菲儿对自己感兴趣,而不仅仅是被几篇论文折服。
于是道:“学姐,我…”
还没有说话,口袋里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
李一凡知道是手机的声音,连忙伸到裤袋掐断了。
看到杨菲儿疑惑的眼神,他笑道:“学姐,是这样的,我来的时候,路上遇到了一位法国大学教授,晚上一起和吃饭,你要不要去见识一下?”
“法国?”杨菲儿疑惑道。
“是啊,考古学的教授,会好几国的语言,明天就要离开华夏了。我想让你长长见识!”李一凡故意说道。
杨菲儿听到“长长见识”这个词,扑哧而笑。
李一凡知道,在2000年,网络还不发达的时候,随便一个笑话,都能引起人的捧腹大笑;但网络流行后,大家有免疫力了,就像他前世在02年时,总是和同学之间通过手机发送一些笑话,但之后几年,看到别人发来的这些笑话,看都不看,直接删除。

此时的杨菲儿很显然没有经历过后几年信息爆炸的时代。
“你和别人,我去干什么呢!”杨菲儿拒绝道。
“唉,某人从小学到研究生,除了会点英语外,估计都不知道法语和西班牙语的区别。”李一凡故意损她道。
诚然,杨菲儿从小到大,特别是长成大美女后,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再会损她了,而李一凡是个例外。
“小看人!”杨菲儿用法语说了一句,又用日语同样说了句。
完蛋了,前世就是半桶水的李一凡晕了,他不知道杨菲儿刚才在说什么!
“小妞啊小妞,快上身啊!”李一凡在心中焦急的喊道。
杨菲儿看到李一凡尴尬的样子,笑了:“看看,你吹牛了吧,还说和法国大学教授聊天呢!连我刚才什么意思都不懂!”
不知不觉两人一起走往杨菲儿实验室的路上。
“小妞啊小妞,姑奶奶,快上身吧!”李一凡四周张望,内心焦急的呼喊着。
“真是丢人!”小妞的声音如同天籁般在他脑海里响起。
随后,浑身一颤,牛了!
“你才小看人呢!”李一凡用法语回答道。
“学姐什么时候学的日语?”他又用日语问道。
杨菲儿的二外当然是自学的,不过都不怎么过关,只懂得一些很简单的词汇和句子。
“学姐,我真的喜欢你,很喜欢,我想你做我的女朋友!”李一凡用俄语道。
俄语的味道很特别,那种让人销魂的颤音如同弹簧般震动。
杨菲儿当然听出了是俄语,但却不知道什么意思!
“学姐,你的美丽如同天使,不,比天使都还美丽!”李一凡用阿拉伯语道。
……
杨菲儿这时真的目瞪口呆!
李一凡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想:“哼哼,老大,为你泡妞,本小姐可是一点人格都不要了。”

“怎么样,学姐?我不赖吧?”李一凡用华夏语对她问道。

杨菲儿这才醒悟过来:“你,你怎么会这么多语言?”
“为了泡妞啊!”李一凡笑道。
“泡妞?”杨菲儿疑惑道,却发现李一凡突然又是浑身一抖。
可怜的归位后的李一凡对刚才的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不过他看到杨菲儿黑漆漆的看着他的眼睛,就明白了大概。
美女配英雄,美女爱英雄,一个草包是不会得到美女的青睐的,李一凡又坚定了这一点。
他知道杨菲儿已经对他是兴趣斐然了。
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产生兴趣时,有戏了!
“老大,我要去炒股了,别再给我惹是生非,晚上再找你!”小妞说完,就在李一凡的脑子里消失。
咦,小妞怎么知道我的呼唤的?李一凡疑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