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老板

宅男李一凡带着神秘的人工智能,重生十年前,有事没事逗逗校花、买买彩票,凭借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13、这学生真会来事(求收藏啊)
章节列表
13、这学生真会来事(求收藏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坐着的士,找到了一家驾校,扔下了1万块,这时考一个驾照要4000多块,对前世有驾照的李一凡来说,今世再去驾校,那是叫浪费时间!
30岁意识的他,深得这个社会的潜规则。
驾校的老师看到1万块和1条二百多块钱的好猫烟后,马上拍着胸脯,驾照3天给他办好,但又装着职业道德道:“兄弟,你必须会开车,否则我是害了你!”
虽然技术不咋的,但考个驾照是绰绰有余。钻进汽车里在驾校的操场上溜了一圈,下来后,老师满脸笑容:“兄弟,不错,技术还行!”
既然驾照搞定了,李一凡按捺不住,想去买辆车,前世他是穷鬼,只能看着别人的车流口水,今世有钱了,他的欲望就横流了。
2000年车市并不兴旺,价格也比较贵,他游荡到车市。
此时,华夏没有加入WTO,3.0升以上的大排量进口汽车的税率高达100%。
他喜欢越野车,站在一辆排量2.9帕杰罗v73旁边“流着口水”,车行的小姐看他不像是买车的,谁知他流完口水后,对小姐招了招手,小姐走近,只听他道:“多钱?”
小姐笑答:“税前48万!”
李一凡一听这个数字,脸都绿了:“你们怎么报这种价格?”
小姐用无聊的眼神看了看他:“想买就买,不想买别摸!”
2000年的时候,很多行业服务态度比较差,电信算一个,银行算一个,卖汽车的也算一个。不像后世,电信业竞争激烈了,业务促销电话都能打到家里。
李一凡一听这话,马上喊着:“经理,经理在哪里?”
车行经理被这声音惊动了,小跑了过来,打量了下李一凡,只见后者正怒气冲冲。
“怎么回事?你这车不能摸吗?”李一凡拍着帕杰罗的前车盖,发出“砰砰”的声音。
“先生,不好意思!”经理看了看李一凡有恃无恐的表情,狠狠的盯了下小姐,然后笑道:“先生,您今天要提车吗?”
“提,怎么不提?可是不喜欢这车的价格!”
李一凡烟瘾又来了,掏出了玉溪烟,递给经理一根,后者不要,他也不客气,点烟,吸烟,然后吐着烟圈。
李一凡前世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人,虽然也怕硬,但对他装13的人,他也不会客气。
经理看了看他抽烟熟练的样子,赔笑道:“这样吧,给您税前优惠5000块!”
“行了,那就买单吧!”李一凡看了看旁边的售车小姐,眯了眯眼睛:“小姑娘,呆会陪哥一起出去兜兜风怎么样?”
售车小姐刚一直在胆怯着,这时更显得扭捏了。
经理瞪了她一眼:“丢人,还不走!”
刷卡,手续办好后,经理仍然赔笑:“李先生,车子明天你来拿!”
“有钱能使磨推鬼”,李一凡不满道:“这样吧,帮我把车牌弄好。”说完,掏出口袋里几千块,悄悄递给了经理。
经理马上洋溢着欢笑:“可以,可以,不过要后天来拿,不耽误吧?”
李一凡又交了一些让经理代办手续的费用,然后摆了摆手道:“走了,后天,星期天我来拿车!”
离开车行后,李一凡呼出了口气,叹道:“今天终于装了一次13,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我的时空偏移度,否则就亏大了!”
前世里,李一凡的辅导员,大家都称呼他为“贾不假”,意思是这货收了东西,却不给学生办事。
诚然,考试不过,然后送礼给贾不假,希望他能够帮帮忙,但学校对学生的考试成绩管得很严,贾不假虽然是辅导员,但对“篡改”成绩事情却毫无能力。可是他却仍然接受学生的礼物或者红包,让许多花了不少冤枉钱的学生怨恨不已。
虽然李一凡前世混得惨,但大学科目的考试倒都是过了万岁分了,所以在前世也没有怎么“求”贾不假,和贾不假没有什么来往。
这年头,大学的教职工薪水并不高,贾不假一年下来,还不到两万块,这也是他禁不住诱惑接受学生“礼金”的最大原因。
贾不假此时还不叫不上李一凡的名字,对贾不假这种也是混吃混喝,节假日总是和一堆牌友挤在一块的人,李一凡怎会奢求他能够记住自己的名字?
“贾老师,你好!”李一凡看到那张肥脸后,笑道。
贾不假 打量了他下,又看到了他提着的袋子,忙笑道:“进来吧,进来吧,你是班上的学生,叫…”
他这话拖得很长,李一凡忙道:“我叫李一凡!”
贾不假的女人也从房子里出来了,李一凡忙亲热道:“师母,你好,今天过来看看你们!”
“来了就好,带什么东西啊!”女人也“笑”道。
李一凡对女人不怎么了解,也就谈不上对她有什么评价了。
坐定后,上茶,喝了几口,就开始聊了起来,好在李一凡脸皮厚了,在聊天的过程中,也能够做到谈笑风生,几轮下来,贾不假和女人对他就刮目相看了。
女人这时道:“小李不错,以后一定挺有出息的。你今天来找你贾老师有什么事情,就说吧,别客气,贾老师能帮忙的都能帮!”
贾不假正抽着李一凡给他的玉溪烟,李一凡道:“贾老师,师母,是这样的,我们家将在西京做点生意,我从下个学期就不在学校住了,还有,以后可能我也要参与家里的生意,学校的课我可能来不了了。”李一凡看到贾不假和女人眼睛亮了的时候,又忙道:“不过,考试,我一定会来参加的,贾老师也不用为我的考试成绩担心,我只想请求您答应我出去住,另外可能缺点课。”
“你们家做啥生意的?”女人忙问道。
李一凡道:“做点房地产,算不得什么。”他开始糊弄起两人了。
只见贾不假两人马上对他又高看了一眼。
现实就是这样,特别对贾不假这种人。
“上课不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但你考试一定要过,一个学期十来门课,我也不可能每门能帮助到你,特别是一些学校的公共课。”贾不假觉得对李一凡这样的年轻人,不能随便打包票。
“考试不用担心!”
随后,李一凡又和他聊起了家常,说贾老师是不是特别喜欢打牌,钓鱼什么的,我虽然不怎么喜欢打牌,但钓鱼挺有兴趣的,什么时候开个车子,带您和师母一起出去钓鱼。
贾不假被李一凡的话弄得飘飘欲仙。
临走之时,给贾不假留下手机号码,掏出了一个信封,塞到女人手里,道:“师母,贾老师,本来我父亲要来一躺,可是他太忙了。礼物是我送的,代表孝敬师长。而这个,是家父敬上,就当他请二位吃顿便饭。”
女人推脱了下,李一凡不给她机会。
当李一凡离去后,女人忙将信封打开,数了数。贾不假将袋子提了起来,看了看,道:“这学生真会来事,以后有前途。呀,两条软中华,还有两瓶茅台。”
女人数完钱后,开心道:“是不错的一个小伙子,送了5000块啊,和我半年工资差不多了。你啊,以后要多维护维护他。”
李一凡一出门家属楼,吐了口痰,道:“奶奶的,我前世怎么没有这个口才,为什么总是做事后诸葛亮?”
看了看这些在2000年都还不到6层的家属楼,李一凡记起了前世的硕士导师,想,他现在还在美国做博士后吧?
管他的,今生也许和他没有多大瓜葛了,该放下就得放下,李一凡一想到这里,心里也舒畅了不少。
以后的一个大问题解决后,李一凡来到了学校后街,时间还不算太晚,他想去和星期六网吧的老板聊聊。
一进门,此人抬头看到他,忙笑道:“还没有回家啊!”
李一凡道:“过两天!放假了,生意如何啊?”
“差了点!”老板说道:“你要不要来台机器?”
“不要了,闲得慌,过来找个人聊聊,要不,我请你去喝酒,你这里有网管就可以了!”李一凡道。
老板此时也是年轻人,应该30岁不到,忙回道:“行,我们走!”说完站了起来,对网吧吩咐了下,和李一凡走出了网吧。
“张哥,咋样?对网吧业以后的发展咋看?”路上两人将各自的姓名,家门互报之后,李一凡终于知道了此人姓张,西京人士,已婚,无子。
“我没有读过大学!”张哥开头就道。
2000年前没有读过大学很正常,2010年没有读过的,有那么一些不正常了。
“对行业趋势也做不了什么深刻的理论分析,但觉得开网吧确实是一个很赚钱的事情,不过我那店太小了,是小打小闹。”
李一凡默算了下,他所谓的小店,15台机器,白天4块钱一小时,晚上11点到早上8点,20块包机,这样一来一台机器一台的营业额是80块,15台机器,一天就是1200块,算上20%的空机率,就是960块。
李一凡得出这个数字后,没有往下继续默算,他摇了摇头:“还不错。”
张哥笑了笑:“硬件投入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