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老板

宅男李一凡带着神秘的人工智能,重生十年前,有事没事逗逗校花、买买彩票,凭借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11、泡妞就是吃吃喝喝
章节列表
11、泡妞就是吃吃喝喝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有人说,如果一个女孩爱上一个男孩,就算这个男孩请她喝清汤,她也觉得幸福无比。如果不爱,就算吃法国大菜,只会感到美味,却不会有幸福。
李一凡转过头看着跟在后面杨菲儿,道:“学姐,俺也没有多少钱,就请去吃份羊肉泡吧。老杨家的怎么样?和你是本家呢,据说中央首长来西京也去吃过。”
杨菲儿这几年在学校,很少给同龄或大龄的男性什么脸色,唯独在李一凡面前“失守”了。
“听说挺贵的!”她回答道。
“60块一碗,有点贵,不过值得!”李一凡道。
普通的羊肉泡在这个年代是5块一碗。
很快走到了老杨家,由于走高端路线,食客并不多。
两人坐下后,李一凡道:“学姐,以前来过这里没有?”
“没有,我不怎么喜欢吃肉!”杨菲儿道。
看了看杨菲儿如玉葱般的手指,没有一点赘肉,他欣赏道:“其实偶尔吃点肉,还是不错。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什么东西最养人?”
杨菲儿想了想,道:“当然是五谷杂粮了!”
“那五谷杂粮里什么最养人?”李一凡又问道。
“嗯,对北方人应该是面,南方人,就是大米!”杨菲儿回答道。
“嗯,你说的是对的,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木匠,每顿只吃大米饭,有人问他,怎么不吃菜?他说没有东西有白米饭养人,吃菜是浪费钱。有一天,他病了,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后,摇了摇头对家属说,准备后事吧,他的病没有任何办法治了。家属问原因,医生告之,木匠的体内大部分微量元素稀缺,已经不可能得到医治了。”
李一凡说完,看了看杨菲儿黑黑的眼珠子,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大米饭最养人了!”
杨菲儿听完,笑道:“你这是抠字眼!”
“不管是不是抠字眼,但说明了饮食要全面, 才是最健康的!”李一凡点了两份最贵的羊肉泡和两份精美的菜蔬后,又道:“学姐,既然你不愿意再深造,也不愿意留在科研院所,那你的志向是什么?是上次所说的女强人吗?”
杨菲儿转动着茶杯,露齿摇头:“什么女强人啊,我只想做一个幸福的女人!”说完,她觉得说这话感到很奇怪。
“那你为什么一直不找男朋友呢?”李一凡将前世今生的疑问说道。
杨菲儿愣了下,才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
李一凡笑道:“有的话,还会跟我出来吃饭吗?”
杨菲儿叹道:“你,哎,小孩子一个!我喜欢成熟一些的。”
李一凡臭美的想,成熟?我还不成熟啊,20岁的身体,30岁的思想。身体刚熟,思想熟透了,这种搭配应该是妇女的最爱了。
“呸呸呸,真猥琐啊!”小妞又在那里奚落道。
“学姐,你有妹妹吗?”李一凡故意问道。
杨菲儿好像知道他这话的意思,浅笑道:“没有,倒是有一个哥哥,你呢?”
于是你一言我一语,将双方家庭组成情况都了解得大概差不多了。
“饭菜”很快上来了,和美女吃饭是一种享受,30岁思想的李一凡猥琐的想,也许也能吃上美女的香泽,这是不是也叫做“一亲芳泽”?
“呸呸呸,真是恶心!”小妞又道。
一阵冷风吹来,李一凡看到美女学姐红润的小脸,真想将她按在墙边,狠狠的啃几口。
追美女得慢慢来,吃完饭后,李一凡本想去“世纪金花”地下卖场“血拼”一把,但想想还是算了,给美女一个败家子的形象可不好。
于是两人又逛进了回民街,购买一些土特产。
杨菲儿已经在西京呆了不少年了,因此归家很少再大包小包的带这些东西了。
一般情况下,都是陪美女逛街,男生当苦力,李一凡倒好,美女学姐还帮着他提了两件物产。
荣莫大焉,他无耻的想。
回到学校的时候,李一凡却有点过意不去了,看到穿着高跟鞋的学姐明显有些累了。
“谢谢你,学姐,明天你几点钟的车,我送你!”李一凡如是说道。
“不用了,我明天上午的航班,机场来回不方便,不用你送。”杨菲儿道。
李一凡并没有从今天的谈话中得知杨菲儿的家庭情况,两人都没有透露这方面的信息。看来她的家庭情况很不错了,在2000年能够乘坐飞机归家的学生并不多。
“那好吧,那就提前祝你一路顺风了!”李一凡客气道。
“谢谢,你也一样!”说完,杨菲儿转身离去。
李一凡也不迟疑,提着几袋子物产,钻进了宿舍楼。刚一直站在宿舍楼门口的阿姨看到他,一脸的笑意道:“小李啊,带这多么东西回家啊,小杨是你的亲戚吗?”
李一凡提着袋子,一愣,随即道:“是亲戚啊,按辈分来说,她还是我的大侄女呢!”
说完,也不理阿姨,往台阶上走去。
舍友上午走了几个,这年头的火车并没有像几年后那样方便,大城市之间并不都是夕发朝至。
没有走的寒暄了几句,李一凡摸着胸口,躺在床上。
“哼哼,老大,你光顾着泡妞,忘记正事了!”小妞道。
小妞的正事,当然是租房子,买电脑!
“让我休息休息吧!”李一凡这几天没有休息好,感觉有些乏,躺在床上,含糊不清道。
他又做了个噩梦,梦见长有花冠的蟒蛇追着他跑,奇怪的是,梦中的他也是奇勇无比,当蟒蛇张着血盆大口快要咬住他时,他一个转身,弹跳,然后挥动手中长剑,只见蛇头断,漫天的血雨从蛇脖子喷射开来,当他落地的时候,这些血雨又淋洒到他身上。
好烫!这血竟然烫得他的皮肤难受之极。
蛇血不是冷的吗?
他浑身打颤,随即惊醒。
“老大,做噩梦了吧?”小妞在他的脑海的面带微笑道。
“为什么会做这种梦?”李一凡惊犹未尽道。
“有因就有果,一动一念皆有果报。老大,快起床吧,你睡了一个小时了!”小妞催道。
李一凡疑惑小妞的话怎么像得道高人样,揉了揉额头。
他倒不是一个喜欢装13的人,但用前世自己的话来说,习惯了世态炎凉,却无法看破;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却继续我行我素。大一上学期的生活直到他重生之前,都是平淡无奇。
班上还有几位仁兄,大二之后,有两个还和他成了不错的朋友,还有读研究生时的舍友,虽然此刻李一凡和他们关系一般,并没有开展起来。可重生之后,这两天看到他们时,那种亲切也是油然而来。
前世过得很闷骚,这一生他觉得自己要过得洒脱一些。
出门很快找了一家房产中介中心,这时,学生大都在城中村租房,也够便宜,月租金几十,不到100块,但中介中心的房产要好多了。2000年,西京的好几块优良的片区还没有开发,房价用他十年后,甚至五六年后的眼光来看,简直是低得离谱。
一番折腾,花月租金600块在学校附近租到一套三室两厅的简装修的商品房,中介速度倒快,天黑的时候,李一凡就见到了房主,交了半年的租金后,就可以搬进来了。
李一凡看到简单装修的房子,除了家具空调热水器之外,其他用物皆无。
于是又 “风尘仆仆”赶回宿舍,对两位还没有回家的舍友说道,在外面租房子了,现在一起去超市买点东西,两位舍友在惊奇之下,欣然而往。
“凡哥,学校不是规定大一不准在外租房子吗?”桃子哥身高近1.78,在他边上问道。
“鸟他!愿意在外住就在外住,你们要是愿意,也一起出来住啊!”李一凡笑道。
旁边的小俊身材瘦削,不怎么喜欢言语,此时也是面带笑容,显得比较开心道:“你厉害!”
又是一番折腾,从超市买回一套被褥及一些生活用品后,三人都觉得累,把东西一放,李一凡又请两位去吃烤肉,吃得都是皆大欢喜。
这个晚上,李一凡躺在租房时,仔细检查了下防盗门,终于觉得自己可以安心的睡个好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