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老板

宅男李一凡带着神秘的人工智能,重生十年前,有事没事逗逗校花、买买彩票,凭借着...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7、幸福感
章节列表
7、幸福感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临近放假,聚餐之人众多,7人好不容易坐下后。
李一凡环视一眼,想起前世,四年后,在座的,除了锋哥被留级,还有一位叫做石头考上了公务员外,在座的五位都上了研究生,毕业后,人生轨迹各不相同。
就说这位桃子哥吧,应该是混得最好的一位,硕士毕业在外企工作了两年,然后和老婆双双去了美国,09年李一凡见他的时候,发现他很有一些成功人士的感觉。
至于其他几位,或进公司,或进科研院所,在2010年前,都已娶妻生子,过得也算平常。
只有旁边这位,个子比较低,人比较瘦,仅有1.61的泰东省“大汉”,在大三时还得了乙肝,之后虽然进了一家效益不错的研究所,工作稳定,但婚姻却一直不顺,直到李一凡跳楼之前,还没有女朋友。
李一凡又想起了小妞口中的“概率宿命论”这个词。
这时服务员上来了,他马上甩掉这些心思,喊道:“先上3打啤酒,菜单拿上来!”
六位舍友也都不客气,都嘿嘿呵呵地笑着。
李一凡将口袋里的烟和火机掏了出来,往桌子上一扔:“随便抽!”
石头马上拿了过去:“好东西,好东西啊!”
这年,宿舍的烟枪仅有他一位。
“啥时候抽上了?”小新也拿过盒子,抽出一根问道。
“得抽得抽,每人都得抽!”锋哥拿起烟盒,喧宾夺主地给其他几位分了起来。
李一凡接过他分过来的烟,并点着后,吐了一口烟,对服务生说道:“大盘鸡、大碗鱼、红烧全肘,再来一个青椒牛蛙!”
他点了四个贵菜后,将菜单扔到了桌上:“大家甭客气,看上什么点什么!”
这顿饭大家吃得肚皮圆圆,有点人仰马翻的感觉!
这帮初出茅庐的舍友,很显然在主动性上是比不过李一凡的,酒量这个时候也没有练出来。
大一的第一个学期已经结束了,李一凡觉得这半年,对80后第一代大学生来说,还是个纯洁的岁月。
饭毕, 最后买单,满桌子的菜,外加三打啤酒,180块钱都不到。
物价真低!
想起后世出去吃饭,两三个人,不喝酒,随便就是近百块,他不由得又感慨起来。
有几位已经颇有醉意,互相搀扶下,磕磕碰碰回到了宿舍,众人皆是倒床而卧。
在李一凡的记忆中,舍友们口才都一般,班上几位流氓哥都在其他的宿舍,锋哥虽然不怎么爱学习,但比起几位流氓哥,为人也还算正派了许多。
这时,锋哥喊道:“凡哥,过年来,我带一套功夫茶茶具过来,让大家尝尝俺们岭南人的功夫茶!”
果然,真有“概率宿命论”!
前世里,李一凡好像也记得锋哥在放寒假前说过这么一句话,但他相信的是,锋哥这句话当时绝对不是对他说的。
微妙的变化!
“好,先苦后甜,锋哥,兄弟就等着你的茶了,记得多带点茶叶过来。”李一凡记得前世锋哥带了一袋子茶叶,但大家好像没有多少工夫去喝这个功夫茶,锋哥的将近两斤的茶叶塞在柜子里将近一年,最后都受潮变质。
当年大家都不懂得享受,可如今的李一凡知道,家境颇丰的锋哥带来的茶叶,真的是好东西。
“小新,你给我多带点腊肉过来,我知道你们襄阳的腊肉很有名的!”李一凡对床对面的小新喊道。
“要得,要得,一定让你们吃得呱呱叫!”小新只要一喝酒,就会满脸,满身的通红。
“我们那橘子很有名!”赣西的华仔喷着酒气说道,“我带些芦柑让大家尝尝。”
在前世,李一凡混得很惨的时候,总是想起本科时那些温馨的时刻,此刻能够身临其境,重温这些旧事时,他不由得又摸了摸口袋,发现烟被抽完了。
一会,李一凡就听到宿舍传来呼噜声。
已经过了摇奖时间了吧?
此念起,他站了起来,对没有睡的舍友说道:“我出去买包烟,一会就回来!”
当他走出宿舍楼时,心里却在怦怦直跳,他不由自主地往彩票店的路线走去。
“哼哼,别担心,今晚虽然一些事情改变了,但时空偏移得可以忽略不计,而你下午的彩票事件改变却那么大,一定没有问题的。”小妞在他的脑海里安慰道。
在小妞的眼里,0.001%的时空偏移度就是很大,0.01%就非常大。
李一凡快走到彩票店时。
看到那一幕时,他忐忑不安的心马上涌出了难言的幸福感!
“我终于成有钱人了,小妞!”李一凡在彩票店不远处停了下来,轻声叹道。
他不会傻到跑进去让人认出。
“嘿嘿,我终于有个大家了!”小妞也开心道。
“来得容易了点吧?”李一凡轻声道。
“哼哼,有我在,一切皆有可能!”小妞傲然道。
“小妞,谢谢你!”当一个穷人成为有钱人的一刹那的时候,穷人往往有莫名的幸福感。
他觉得天地从此宽广了起来,他就是整个天下的中心;
而当他没钱时,他觉得自己是被遗忘的人!
彩票店老板在一群人汹涌下,抱着一大串鞭炮,铺在了地上。
当鞭炮声响起的时候,李一凡知道,他的确成为有钱了,就算没有2000万,也有几十万。
但他否认了后面的那个数字,因为他零星的听到了彩票店门口那帮人的话语声。
彩票店老板的声音:“我绝对的记得,就是个小伙子,先打了5注,听我说有戏,又笑着打了一注,说是如果中了,就把这一注给父母,他一共中了6注,不像是上班的…”
他很聪明,并没有说自己中了奖。
在鞭炮声和喧嚣声中,李一凡往学校走去。
他突然很想和家里打个电话,但是他又很害怕听到家人的声音,眼前的这一切会突然破碎掉。
他很害怕重新回到那种绝望的生活。
庄周梦蝶,到底还是蝶梦庄周呢?
“李一凡,你干嘛呢?”一位清脆的女声传来
李一凡抬头看去,马上笑了。
汤菜嘛!
在本科时,关系很好的一个女生,但本科毕业后再也没有联系,据说去了深城,嫁给了一位不算是高干的官员子弟,后来离婚了,过得并不是太幸福。
“菜叶子,你这么晚忙啥呢?担心被人劫财劫色啊!”李一凡笑道。
汤菜一愣,这是那位见了女孩,就容易脸红的李一凡吗?
“我现在去超市买点东西,明天回家呢!”汤菜是蜀川人,但普通话说得挺好。
“是吗?”李一凡看着这位谈不上美女,但挺耐看,浑身充满活力的川女,说道:“那就提前祝你一路顺风!”
说完,径直往前而去。
“老大,她还在后面转头看着你呢!”小妞的声音传来!
李一凡头都不回,抬起手,对后面摆了摆,喊道:“菜叶子,晚上小心点!”
汤菜摇了摇头,不知所以,觉得很怪。
路过星期六网吧,李一凡买了盒烟,老板已经回家了,值班的是位网管。
“兄弟,悠着点啊!”李一凡瞄见网管刚正在偷偷摸摸的浏览不良图片,于是笑道。
吐着烟圈,李一凡穿过校门,往宿舍楼走去。正路过女生宿舍时,刚好碰到了那位女老乡。
“喂,小丽!”李一凡喊道,他觉得自己前世绝对不敢这样喊。
小丽全名“陈丽”,此刻正睁着大眼睛,有些害羞的转身:“怎么是你啊!”
李一凡正夹着烟,小丽吸了吸鼻子,然后皱了起来:“你怎么学会抽烟了,看不出来啊!”
“抽烟断愁愁不愁!小丽啊,我还有点事情,明天不和你们一起回去,诺,这是车票,你到车上去后,看有没有没买到车票,卖给他就是了!”
2000年初春运的车票极难买,很多人都是先上车,后补票,对第一次坐火车归家的女孩来说,并不了解这些事情,她接过车票,有些为难道:“能卖掉吗?
“当然能,卖掉的钱归你们了,就算我给你们赔不是了!”归家的车票30多块,李一凡也不怎么在乎,于是说道。
“那好,要真卖掉了,就归我们了!”小丽笑着说道。
李一凡发现年轻就是好,女孩子浑身上下都是青春的活力。
“ok,我先走了!”他挥了挥手,在黑夜中往20米开外的男生宿舍走去。
也许是李一凡突然的变化让小丽觉得还能不适应,她手中攒着车票,纳闷地往楼里走去。
刚钻进宿舍楼,就被楼管阿姨喊住了:“李一凡吧,等下!”
别说,楼管阿姨有一种特长,就是眼睛特别毒,认人,记忆力也好,但不至于楼里几百人,她都能喊出人的名字。
但下午校花来访,阿姨就马上记住了某某宿舍那位李一凡了。
“小伙子不错啊。”阿姨笑道:“刚有个女孩找你!”
听到阿姨故意吊人胃口,李一凡道:“谁啊?”
阿姨好像第一次见到他般,将他狠狠的打量了下,道:“下午那个女孩,住那个研究生楼的。”说完,她递出一张纸条,又道:“让你打电话给她,说是她导师要找你。”
赵教授要找我?
李一凡看了看纸条上的电话,纳闷地走出了宿舍楼,往几十米远的女研究生楼走去。
前世的记忆中,他当然知道这位杨菲儿学姐在哪个宿舍。
很方便的一间宿舍,一楼靠墙外的一间宿舍。
于是他大胆的敲了敲窗户门,喊道:“杨菲儿,杨菲儿!”
谁啊?”一个声音传来,然后一个脑袋在被掀起的窗帘角显露了出来。
不认识,李一凡看到这张平凡的圆脸上,很显然不是杨菲儿。
“叫杨菲儿出来!”李一凡不客气道。